吳國

来自维基百科
蹦到: 导航搜寻
Nanxun - Ancient water town - 0081.jpg

吴越地区历史
史前
时期

约前9000
|
约前1100
上山文化
河姆渡文化
马家浜文化
良渚文化
崧澤文化
馬橋文化
勾吴
约前1100﹣前473
於越
约前1100﹣前306
東甌
前472﹣前138

前306﹣前222

前222﹣前209
西楚
前209﹣前201

前202﹣196
劉濞
前202﹣前153
孙吴
196﹣280

280﹣420
南朝
420
|
589

420–479

479–502

502–557

557–589

589﹣618
高智慧
刘元进
沈法兴

624﹣907
陳碩真
袁晁
裘甫
董昌
吴越
907﹣978
杨吴
902﹣937
南唐
937﹣975

978﹣1276
方腊

1276﹣1355
杨振龙
陈空崖
方国珍
張士誠
1355﹣1367

1368﹣1644
南明
1644﹣1646
叶宗留

1646﹣1911
张念一
钱宝通
太平天国
1853﹣1864
上海公共租界
1845﹣1943
上海法租界
1849﹣1943
中華民國
1911﹣1949
日据
1937﹣1945
上海市大道政府
1937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今
标注之年份为该政权统治吴越地区的时间

吳國是一個公元前12世紀到公元前473年勒嘞長江下游地區个國家,也叫勾吳、工吳、攻吾、大吳、天吳、皇吳。吳國國境勒嘞今朝蘇南地區,後來擴張到之蘇皖兩省全境還有贛東北部分地區,吳國个國都前期勒梅里(今朝無錫梅村),後期勒吳(今朝个蘇州),是春秋中後期最強大个諸侯國之一,勒吳王闔閭夫差个辰光達到之鼎盛。前473年,吳國畀越國滅脫。

起源[编辑]

吳國个起源,按照《史記•吳太伯世家》个記載:“泰伯之奔荊蠻,自號句吳,荊蠻義之,從而歸之者千餘家,立爲吳泰伯”。吳國國君个祖先泰伯是商朝辰光諸侯周太王个長子,因爲周太王有意傳位畀周文王个爺季曆,所以就搭俚个兄弟仲雍借替太王采藥爲名,離開之周國,來到之長江南岸个衡山(《史記索引》認爲“地在楚越之界”),後來繼續東遷到今朝太湖附近,像《論語•泰伯篇第八》:“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搿許辰光江南一代還蠻落後,因爲泰伯、仲雍帶來之中原个先進文化搭技術。周武王滅脫商之後,來尋泰伯、仲雍个後代,搿許辰光仲雍个曾孫周章已經是吳國國君,因而封周章爲吳子,追封泰伯爲吳伯,另外拿周章个弟弟虞仲封勒周王朝北面个夏朝舊址个地方,再拿俚哚正式列爲諸侯。 吳於前585年稱王。

也有其他个說法,因爲泰伯讓國事蹟呣沒記載勒《尚書》,而《詩經•大雅•皇矣》篇當中也只講“帝作邦作對,自太伯王季”,朆顯言讓國;《左傳》僖公五年“太伯不從,是以不嗣。”也呣沒提及讓國。以後《論語》記載孔子个言行再提及,到之西漢,司馬遷《史記》以吳泰伯爲世家之首,勒《吳太伯世家》搭《周本紀》中才正式記載俚讓國事蹟。

吳國王室之疑[编辑]

《左傳-成公七年》(前584年)記載,晉國爲之牽制楚國,勒爭霸當中得勝,採納之巫臣个建議搭吳國聯絡:“吳子壽夢說之。教之叛楚-------是以始大,通吳于上國(中原各國)”。可以曉得,勒搿个之前吳國搭中原各國並呣沒交往。從周建立到搿許辰光已經差弗多五百年哉,作爲周朝姬姓諸侯哪會五百年弗搭周朝還有中原諸侯聯繫呐?勒搿搭《左傳》搭《史記》是有矛盾个。 吳國个發展情況。《左傳-成公七年》(前584年)記載,巫臣到吳國“以兩之一卒適吳,舍偏兩之一焉。與其射禦,教吳乘車,教之戰陳”,——可見落後。搿个也證明之前584年之前吳國搭中原確實是呣沒啥个聯繫个,史記个記載不確。 國君稱王。搿許辰光稱王个只有兩個國家,吳搭楚(後來越國也是)。王按道理只有周天子可以用。楚早先自視爲蠻夷,所以譖越稱王。要是吳國是周天子个親眷,按道理是弗可能各浪譖越無理个。

因此弗少人儕認爲太伯、仲雍奔吳應該確有其事,但不過吳王並弗是俚哚个後代,吳國完全是一個百越國家。

興亡[编辑]

春秋个辰光,吳國搭中原个諸侯國个交往越來越密切,開始搭其他諸侯國爭雄,但不過勒俚發展過程中一直受到搿許辰光南方強國楚國个壓制。晉景公个辰光,搭楚國爭霸中原个另外一個強國晉國派巫臣到吳國來教吳人射術、車戰跟陣法,讓吳國勒軍事浪崛起。吳國開始進攻楚國搭俚个附庸國,得到之原來屬於楚國个大片土地搭屬國。但不過後來吳國南邊个越國突然強大起來哉,不斷个畀吳國製造麻煩。

吳國勒吳王闔閭个辰光達到之極盛,有个說法稱俚爲春秋五霸之一。闔閭勒今朝个蘇州建立之都城,任用伍子胥搭孫武做將軍,先後幾次打敗楚、越兩國。前506年,吳軍攻破之楚國个都城郢,逼得楚昭王出奔到隨地,吳國幾乎滅脫之強大个楚國。但不過搿許辰光越國趁機進攻吳國後方,楚臣申包胥又借得秦國个援軍擊敗吳軍,吳軍只好撤退讓楚國也得以複國。前496年闔閭攻越,畀越王勾踐擊敗還受傷弗治,臨終託付倪子夫差幫自家報仇。兩年過後(前494年),夫差勒夫椒(今朝蘇州西南太湖中)擊敗勾踐,攻進越國都城會稽(今浙江紹興),但不過最終弗顧伍子胥个反對搭越國議和,後來又釋放勾踐回國。之後夫差連年打仗,尤其前485年,水军从海上进攻齐国。箇个是迄今晓得顶早个海上用兵,好看作中国海军个起源。吴国搭齊、爭霸成功之後,勵精圖治多年个勾踐趁虛而入。前473年,搭越交戰失敗,夫差自殺,吳國滅亡。

吳國國君[编辑]

國君之名 備註
太伯
仲雍 太伯之弟
季簡
叔達
周章 始封
熊遂
柯相
彊鳩夷
餘橋疑吾
柯盧
周繇
屈羽
夷吾
禽處
頗高
句卑 者减钟记载称王
去齊 ?─前586年

下頭是春秋後期歷史浪个吳國國君:(從壽夢元年(前586)起吳國再有準確个紀年。吳國金文《者減鐘》是現存最早个吳國金文材料,大概是吳王頗高(金文稱“皮然”)時鑄造。)

稱號 國君之名 在位年份 在位辰光
吳王壽夢 前585年前561年 25年
吳王諸樊 前560年前548年 13年
吳王餘祭 餘祭 前547年前544年 4年
吳王餘眛 餘眛 前543年前527年 17年
吳王僚 前526年前515年 12年
吳王闔閭 前514年前496年 19年
吳王夫差 夫差 前495年前473年 23年

文化[编辑]

吳國先民多是百越當中个於越人,同時包括淮夷人、中原人等其他民族。所以,勒語言文化浪吳國搭越國是相通相容个,搿點勒《史記》、《左傳》當中也有記敘。因爲吳國勒越國个北面,所以吳國較之越國更多个受到中原文化个影響。勒春秋搿辰光,吳國就開始用鳥篆刻錄銘文哉。

地理[编辑]

《漢書•地理志》:“梅裏上有吳國,周武王封太伯之後于此,是爲虞公,即周章之弟虞仲,蓋仲雍之曾孫也。”現在考古个發現勾吳个大城可能勒常州無錫一帶。

考古學浪,吳國存國期間个各種物質文化遺存个主要形式有台形遺址、土墩墓、城址等,主要分佈勒太湖地區西部搭皖南丘陵,春秋時期往西延伸到滁河下游一帶,俚个範圍已經超過之俚个重要源頭湖熟文化个分佈範圍。因此,吳國國境經過幾次調整,早期个主要範圍勒今朝蘇錫常地區。

到之後期吳王闔閭時代,中心擴展到之蘇州一帶,蘇州成爲之後期吳國个都城,以致蘇州古稱工吳,吳國金文儕自稱工吳,譬如吳王光(即吳王闔閭)劍有銘文“工吳王光自作自用”字樣。

吳王夫差於公元前486年~前484年開鑿个邗溝,南起今朝个揚州近郊个邗城下底个長江,北經樊梁湖(今高郵附近)折往東北,進射陽湖,再往西北經淮安進淮河。讓吳國个水軍可以往北搭齊國、晉國爭霸。東漢以後,逐漸顯示出俚个經濟價值。後來隋代開鑿大運河,就部分利用之搿條水道。

《史記》裏向个吳國國君[编辑]

吳太伯[编辑]

吳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曆之兄也。季曆賢,而有聖子昌,太王欲立季曆以及昌,於是太佰、仲雍二人乃犇荊蠻,文身斷發,示不可用,以避季曆。季曆果立,是爲王季,而昌爲文王。太伯之犇荊蠻,自號勾吳。荊蠻義之,從而歸之千餘家,立爲吳太伯。 影視作品中的夫差 太伯卒,無子,弟仲雍立,是爲吳仲雍。仲雍卒,子季簡立。季簡卒,子叔達立。叔達卒,子周章立。是時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後,得周章。周章已君吳,因而封之。乃封周章弟虞仲于周之北故夏虛,是爲虞仲,列爲諸侯。 周章卒,子熊遂立,熊遂卒,子柯相立。柯相卒,子強鳩夷立。強鳩夷卒,子餘橋疑吾立。餘橋疑吾卒,子柯盧立。柯盧卒,子周繇立。周繇卒,子屈羽立。屈羽卒,子夷吾立。夷吾卒,子禽處立。禽處卒,子轉立。轉卒,子頗高立。頗高卒,子句卑立。是時晉獻公滅周北虞公,以開晉伐虢也。句卑卒,子去齊立。去齊卒,子壽夢立。壽夢立而吳始益大,稱王。 自太伯作吳,五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後爲二:其一虞,在中國;其一吳,在夷蠻。十二世而晉滅中國之虞。中國之虞滅二世,而夷蠻之吳興。大凡從太伯至壽夢十九世。

壽夢[编辑]

王壽夢二年,楚之亡大夫申公巫臣怨楚將子反而犇晉,自晉使吳,教吳用兵乘車,令其子爲吳行人,吳於是始通於中國。吳伐楚。十六年,楚共王伐吳,至衡山。 二十五年,王壽夢卒。壽夢有子四人,長曰諸樊,次曰餘祭,次曰餘眛,次曰季劄。季劄賢,而壽夢欲立之,季劄讓不可,於是乃立長子諸樊,攝行事當國。

諸樊[编辑]

王諸樊元年,諸樊已除喪,讓位季劄。季劄謝曰:“曹宣公之卒也,諸侯與曹人不義曹君,將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節矣’。君義嗣,誰敢幹君!有國,非吾節也。劄雖不材,原附于子臧之義。”吳人固立季劄,季劄棄其室而耕,乃舍之。秋,吳伐楚,楚敗我師。四年,晉平公初立。 十三年,王諸樊卒。有命授弟余祭,欲傳以次,必致國于季劄而止,以稱先王壽夢之意,且嘉季劄之義,兄弟皆欲致國,令以漸至焉。季劄封於延陵,故號曰延陵季子。

餘祭[编辑]

王余祭三年,齊相慶封有罪,自齊來犇吳。吳予慶封朱方之縣,以爲奉邑,以女妻之,富於在齊。 四年,吳使季劄聘于魯,請觀周樂。爲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猶未也。然勤而不怨。”歌邶、鄘、衛。曰:“美哉,淵乎,憂而不困者也。吾聞衛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懼,其周之東乎?”歌鄭。曰:“其細已甚,民不堪也,是其先亡乎?”歌齊。曰:“美哉,泱泱乎大風也哉。表東海者,其太公乎?國未可量也。”歌豳。曰:“美哉,蕩蕩乎,樂而不淫,其周公之東乎?”歌秦。曰:“此之謂夏聲。夫能夏則大,大之至也,其周之舊乎?”歌魏。曰:“美哉,渢渢乎,大而婉,儉而易,行以德輔,此則盟主也。”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風乎?不然,何憂之遠也?非令德之後,誰能若是!”歌陳。曰:“國無主,其能久乎?”自鄶以下,無譏焉。歌小雅。曰:“美哉,思而不貳,怨而不言,其周德之衰乎?猶有先王之遺民也。”歌大雅。曰:“廣哉,熙熙乎,曲而有直體,其文王之德乎?”歌頌。曰:“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詘,近而不逼,遠而不攜,而遷不淫,複而不厭,哀而不愁,樂而不荒,用而不匱,廣而不宣,施而不費,取而不貪,處而不厎,行而不流。五聲和,八風平,節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見舞象箾、南龠者,曰:“美哉,猶有感。”見舞大武,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見舞韶護者,曰:“聖人之弘也,猶有慚德,聖人之難也!”見舞大夏,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誰能及之?”見舞招箾,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無不燾也,如地之無不載也,雖甚盛德,無以加矣。觀止矣,若有他樂,吾不敢觀。” 去魯,遂使齊。說晏平仲曰:“子速納邑與政。無邑無政,乃免於難。齊國之政將有所歸;未得所歸,難未息也。”故晏子因陳桓子以納政與邑,是以免于欒高之難。 去齊,使于鄭。見子產,如舊交。謂子產曰:“鄭之執政侈,難將至矣,政必及子。子爲政,慎以禮。不然,鄭國將敗。”去鄭,適衛。說蘧瑗、史狗、史、公子荊、公叔發、公子朝曰:“衛多君子,未有患也。” 自衛如晉,將舍于宿,聞鐘聲,曰:“異哉!吾聞之,辯而不德,必加於戮。夫子獲罪于君以在此,懼猶不足,而又可以畔乎?夫子之在此,猶燕之巢於幕也。君在殯而可以樂乎?”遂去之。文子聞之,終身不聽琴瑟。 適晉,說趙文子、韓宣子、魏獻子曰:“晉國其萃於三家乎!”將去,謂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將在三家。吾子直,必思自免於難。” 季劄之初使,北過徐君。徐君好季劄劍,口弗敢言。季劄心知之,爲使上國,未獻。還至徐,徐君已死,於是乃解其寶劍,系之徐君塚樹而去。從者曰:“徐君已死,尚誰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許之,豈以死倍吾心哉!” 七年,楚公子圍弑其王夾敖而代立,是爲靈王。十年,楚靈王會諸侯而以伐吳之朱方,以誅齊慶封。吳亦攻楚,取三邑而去。十一年,楚伐吳,至雩婁。十二年,楚複來伐,次於幹溪,楚師敗走。 十七年,王餘祭卒,弟余眛立。

餘眛[编辑]

王余眛二年,楚公子棄疾弑其君靈王代立焉。 四年,王餘眛卒,欲授弟季劄。季劄讓,逃去。於是吳人曰:“先王有命,兄卒弟代立,必致季子。季子今逃位,則王餘眛後立。今卒,其子當代。”乃立王餘眛之子僚爲王。

[编辑]

王僚二年,公子光伐楚,敗而亡王舟。光懼,襲楚,複得王舟而還。 五年,楚之亡臣伍子胥來奔,公子光客之。公子光者,王諸樊之子也。常以爲吾父兄弟四人,當傳至季子。季子即不受國,光父先立。即不傳季子,光當立。陰納賢士,欲以襲王僚。 八年,吳使公子光伐楚,敗楚師,迎楚故太子建母于居巢以歸。因北伐,敗陳、蔡之師。九年,公子光伐楚,拔居巢、鐘離。初,楚邊邑卑梁氏之處女與吳邊邑之女爭桑,二女家怒相滅,兩國邊邑長聞之,怒而相攻,滅吳之邊邑。吳王怒,故遂伐楚,取兩都而去。 伍子胥之初奔吳,說吳王僚以伐楚之利。公子光曰:“胥之父兄爲僇于楚,欲自報其仇耳。未見其利。”於是伍員知光有他志,乃求勇士專諸,見之光。光喜,乃客伍子胥。子胥退而耕於野,以待專諸之事。 十二年冬,楚平王卒。十三年春,吳欲因楚喪而伐之,使公子蓋余、燭庸以兵圍楚之六、灊。使季劄于晉,以觀諸侯之變。楚發兵絕吳兵後,吳兵不得還。於是吳公子光曰:“此時不可失也。”告專諸曰:“不索何獲!我真王嗣,當立,吾欲求之。季子雖至,不吾廢也。”專諸曰:“王僚可殺也。母老子弱,而兩公子將兵攻楚,楚絕其路。方今吳外困于楚,而內空無骨鯁之臣,是無奈我何。”光曰:“我身,子之身也。”四月丙子,光伏甲士於窟室,而謁王僚飲。王僚使兵陳於道,自王宮至光之家,門階戶席,皆王僚之親也,人夾持鈹。公子光詳爲足疾,入於窟室,使專諸置匕首於炙魚之中以進食。手匕首刺王僚,鈹交於匈,遂弑王僚。公子光竟代立爲王,是爲吳王闔廬。闔廬乃以專諸子爲卿。 季子至,曰:“苟先君無廢祀,民人無廢主,社稷有奉,乃吾君也。吾敢誰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非我生亂,立者從之,先人之道也。”覆命,哭僚墓,復位而待。吳公子燭庸、蓋餘二人將兵遇圍于楚者,聞公子光弑王僚自立,乃以其兵降楚,楚封之于舒。

闔廬[编辑]

王闔廬元年,舉伍子胥爲行人而與謀國事。楚誅伯州犁,其孫伯嚭亡奔吳,吳以爲大夫。 三年,吳王闔廬與子胥、伯嚭將兵伐楚,拔舒,殺吳亡將二公子。光謀欲入郢,將軍孫武曰:“民勞,未可,待之。”四年,伐楚,取六與灊。五年,伐越,敗之。六年,楚使子常囊瓦伐吳。迎而擊之,大敗楚軍于豫章,取楚之居巢而還。 九年,吳王闔廬請伍子胥、孫武曰:“始子之言郢未可入,今果如何?”二子對曰:“楚將子常貪,而唐、蔡皆怨之。王必欲大伐,必得唐、蔡乃可。”闔廬從之,悉興師,與唐、蔡西伐楚,至於漢水。楚亦發兵拒吳,夾水陳。吳王闔廬弟夫概欲戰,闔廬弗許。夫概曰:“王已屬臣兵,兵以利爲上,尚何待焉?”遂以其部五千人襲冒楚,楚兵大敗,走。於是吳王遂縱兵追之。比至郢,五戰,楚五敗。楚昭王亡出郢,奔鄖。鄖公弟欲弑昭王,昭王與鄖公犇隨。而吳兵遂入郢。子胥、伯嚭鞭平王之屍以報父仇。 十年春,越聞吳王之在郢,國空,乃伐吳。吳使別兵擊越。楚告急秦,秦遣兵救楚擊吳,吳師敗。闔廬弟夫概見秦越交敗吳,吳王留楚不去,夫概亡歸吳而自立爲吳王。闔廬聞之,乃引兵歸,攻夫概。夫概敗奔楚。楚昭王乃得以九月複入郢,而封夫概於堂溪,爲堂溪氏。十一年,吳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 十五年,孔子相魯。 十九年夏,吳伐越,越王勾踐迎擊之槜李。越使死士挑戰,三行造吳師,呼,自剄。吳師觀之,越因伐吳,敗之姑蘇,傷吳王闔廬指,軍卻七裏。吳王病傷而死。闔廬使立太子夫差,謂曰:“爾而忘勾踐殺汝父乎?”對曰:“不敢!”三年,乃報越。

夫差[编辑]

王夫差元年,以大夫伯嚭爲太宰。習戰射,常以報越爲志。二年,吳王悉精兵以伐越,敗之夫椒,報姑蘇也。越王勾踐乃以甲兵五千人棲於會稽,使大夫種因吳太宰嚭而行成,請委國爲臣妾。吳王將許之,伍子胥諫曰:“昔有過氏殺斟灌以伐斟尋,滅夏後帝相。帝相之妃後緡方娠,逃於有仍而生少康。少康爲有仍牧正。有過又欲殺少康,少康奔有虞。有虞思夏德,於是妻之以二女而邑之於綸,有田一成,有眾一旅。後遂收夏眾,撫其官職。使人誘之,遂滅有過氏,複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今吳不如有過之強,而勾踐大於少康。今不因此而滅之,又將寬之,不亦難乎!且勾踐爲人能辛苦,今不滅,後必悔之。”吳王不聽,聽太宰嚭,卒許越平,與盟而罷兵去。 七年,吳王夫差聞齊景公死而大臣爭寵,新君弱,乃興師北伐齊。子胥諫曰:“越王勾踐食不重味,衣不重采,吊死問疾,且欲有所用其眾。此人不死,必爲吳患。今越在腹心疾而王不先,而務齊,不亦謬乎!”吳王不聽,遂北伐齊,敗齊師于艾陵。至繒,召魯哀公而征百牢。季康子使子貢以周禮說太宰嚭,乃得止。因留略地于齊魯之南。九年,爲騶伐魯,,至與魯盟乃去。十年,因伐齊而歸。十一年,複北伐齊。 越王勾踐率其眾以朝吳,厚獻遺之,吳王喜。唯子胥懼,曰:“是棄吳也。”諫曰:“越在腹心,今得志于齊,猶石田,無所用。且盤庚之誥有顛越勿遺,商之以興。”吳王不聽,使子胥于齊,子胥屬其子于齊鮑氏,還報吳王。吳王聞之,大怒,賜子胥屬鏤之劍以死。將死,曰:“樹吾墓上以梓,令可爲器。抉吾眼置之吳東門,以觀越之滅吳也。” 齊鮑氏弑齊悼公。吳王聞之,哭於軍門外三日,乃從海上攻齊。齊人敗吳,吳王乃引兵歸。 十三年,吳召魯、衛之君會於橐皋。 十四年春,吳王北會諸侯于黃池,欲霸中國以全周室。六月子,越王勾踐伐吳。乙酉,越五千人與吳戰。丙戌,虜吳太子友。丁亥,入吳。吳人告敗于王夫差,夫差惡其聞也。或泄其語,吳王怒,斬七人於幕下。七月辛醜,吳王與晉定公爭長。吳王曰:“于周室我爲長。”晉定公曰:“于姬姓我爲伯。”趙鞅怒,將伐吳,乃長晉定公。吳王已盟,與晉別,欲伐宋。太宰嚭曰:“可勝而不能居也。”乃引兵歸國。國亡太子,內空,王居外久,士皆罷敝,於是乃使厚幣以與越平。 十五年,齊田常殺簡公。 十八年,越益強。越王勾踐率兵伐敗吳師於笠澤。楚滅陳。 二十年,越王勾踐複伐吳。二十一年,遂圍吳。二十三年十一月丁卯,越敗吳。越王勾踐欲遷吳王夫差於甬東,予百家居之。吳王曰:“孤老矣,不能事君王也。吾悔不用子胥之言,自令陷此。”遂自剄死。越王滅吳,誅太宰嚭,以爲不忠,而歸。

參考文獻[编辑]

1^ 張敏、韓明芳:《虞舜南巡狩與勾吳的發端》,《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第36卷第3期,1999年。

2^ 曹錦炎 《吳王壽夢之子劍銘文考釋》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學刊 第九輯》

3^ 《國語•吳語》記載吳國原本的爵位爲伯爵,出土青銅器班簋銘文以二重證據法證明了這一點。陳恩林認爲《春秋》“以伯子男一也,辭無所貶”,稱吳君爲“子”,是一種春秋筆法。 參陳恩林 《先秦兩漢文獻中所見諸侯五等爵》 《歷史研究》1994年06期

4^ 司馬遷. 吳太伯世家. 史記. 西漢.

5^ 張敏、韓明芳:《虞舜南巡狩與勾吳的發端》,《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第36卷第3期,1999年。

6^ 《左傳•成公七年》:巫臣自晉遺二子書,曰:“爾以讒慝貪婪事君,而多殺不辜。余必使爾罷於奔命以死。”巫臣請使于吳,晉侯許之。吳子壽夢說之。乃通吳于晉。以兩之一卒適吳,舍偏兩之一焉。與其射禦,教吳乘車,教之戰陳,教之叛楚。置其子狐庸焉,使爲行人于吳。吳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馬陵之會,吳入州來。子重自鄭奔命。子重、子反於是乎一歲七奔命。蠻夷屬於楚者,吳盡取之,是以始大,通吳于上國。

7^ 此說出自《荀子•王霸》

8^ 毛穎、張敏:《長江下游的徐舒與吳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12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