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

来自维基百科
蹦到: 导航搜寻
曹操

曹操(东汉永寿元年-建安廿五年;公元155年-220年)孟德小名吉利小字阿瞞沛國(今安徽省亳州市)人。是东汉末期嗰政治人物搭军事家,同时也拥有卓越嗰文学才能。来勒董卓作乱之后,用仔交关年数,统一了本生东汉帝国嗰核心地区,是三国辰光魏国嗰实际开创人物。伊勒拉相当长嗰辰光里向一直担任掌握实际权力嗰丞相,后歇来伊畀封为魏王,来勒建安廿五年死脱仔以后,谥号武王[1]。伊嗰儿子曹丕做仔皇帝以后,追尊曹操为武皇帝

生平[编辑]

举为孝廉[编辑]

曹操养勒拉一个宦官家族,伊嗰养祖父是宦官曹腾,侍奉过四代天子,勒拉汉桓帝嗰辰光畀封为费亭侯。伊嗰父親曹嵩是曹騰嗰養子,勒拉汉灵帝嗰辰光做到太尉。《三国志》里向記載讲曹操嗰远祖是漢代初期嗰相国曹参,但是根据裴松之搭《三国志》作嗰注所讲:“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所以讲曹操嗰身世还是邪气难讲嗰。

曹操小嗰辰光邪气精刮,精通权谋机变,弗规规矩矩谋生做事体,并弗畀世人所看重。只有橋玄何顒李瓒王俊认为曹操是非常之人,下趟一定会得安定天下。[2][3][4][5][6][7]第嗰辰光曹操还默默无闻,橋玄建議曹操去結交許劭,好提高眼名望。隔手曹操就去拜访许劭,问伊:“我是哪能样子嗰人?”许劭看弗起曹操个为人,弗肯回答伊,隔手曹操寻着只机会威吓许劭,许劭弗得已,搭曹操做出了“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嗰评价(另說:“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从此曹操才慢慢较知名。[8][9][10][11]建安七年(202年)曹操北征,路过桥玄嗰坟,命令祭祀桥玄,还写了悼文。

曹操蛮早嗰辰光就表现出爱好武藝搭才能,曾经潜入中常侍张让嗰屋里,畀张让发觉仔以后,手里挥仔翻墙头逃出去,全身而退。另外伊又博览群书,尤其欢喜兵法,曾经抄录过古代诸家兵法韬略,还有得注释《孙子兵法》嗰《魏武註孫子》著作流传下来。

熹平三年(174年),伊通过察举孝廉成为郎官。没多少辰光曹操被任命为洛陽北部[12]。上任仔几嗰号头,宦官蹇硕嗰爷叔违禁夜行,被曹操依律棒杀。 箇让曹操得罪了宦官集团,但是曹操到底是依法办事,箇些人又没办法中伤诋毁曹操,只好反过来称赞伊做得好,推荐伊去担任地方官。熹平六年(177年)(22岁),曹操被任命为頓丘,第二年,也就是熹平七年(178年)(23岁),曹操因为伊拉堂妹夫滁強侯宋奇被宦官誅殺,受到牽連,被免脱官職。之後,伊勒拉洛陽没事体好做,回到家鄉譙縣閒居。

光和三年(180年),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为議郎。勒第嗰之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谋劃诛杀宦官,没想到反过来被阉党所害。曹操上书上去讲窦武伊拉做人正直反而畀人家诬蔑,弄得来现在朝廷里向奸佞之徒到处侪是,反倒是为人忠良嗰人得弗到重用嗰情况,言辞恳切,但是没被漢靈帝采纳。后手来,曹操又好几趟上书进谏,尽管偶有成效,但是東漢朝政日益腐败,曹操晓得已经呒没办法匡正。

逐鹿中原[编辑]

中平元年(184年),黄巾之乱,朝廷任命曹操为騎都尉,到颍川去镇压。由於伊鎮壓黃巾軍有功,升任濟南相,伊上任仔以后,拿大约摸八成嗰贪污官员侪罢免脱,并且嚴令禁止當時風行嗰宗教迷信。据说因为曹操当政素称严明,济南郡一帶嗰作乱之徒一听到曹操要来了,一个一个侪潜逃到其他嗰郡县。曹操被任命为東郡太守,但是曹操没去就任,称病回乡[13]。当时天下纷乱,先是发生了冀州刺史王芬联合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地方豪强,谋划废黜灵帝立合肥侯嗰事件。王芬等人曾希望曹操能够加入伊拉,但是被曹操回头脱,[14]后来王芬事败自杀。挨下来,又有得西北金城郡(今兰州)嗰边章韩遂杀脱刺史跟太守,带兵十余万反叛朝廷。

箇嗰辰光,曹操被起用为典军校尉。弗巧嗰是,就勒中平六年(189年),在位十多年嗰汉灵帝驾崩,太子刘辩登基,太后临朝听政。大将军何进想趁灵帝逝世、宦官失侍嗰机会诛灭阉党,但是没有取得太后嗰支持。隔手何进召当时担任并州刺史嗰董卓进京,逼太后同意。没想到箇事体打草惊蛇,董卓还没抵達京城,何进已经被宦官动手谋杀。箇一年九月董卓进京,执掌朝政,拿汉少帝废为弘农王,而改立伊嗰阿弟陈留王为皇帝,箇就是后手来嗰漢獻帝,董卓又派人去拿弘农王母子毒死。京城也乱得来一塌糊涂。为了稳定局面,董卓想拉拢曹操,上表奏请曹操为骁骑校尉。但是曹操沒接受董卓所封嗰的官职,生怕惹禍上身,反而更名改姓,潜逃出洛阳。

回到老家陈留仔以后,曹操散盡家財徵募鄉勇,当地嗰豪強衛茲也傾家財帮伊,隔手伊首先揭竿举義,讨伐董卓。第二年,初平元年(190年)(35岁),正月,董卓討伐戰,后将军袁术長沙太守孫坚冀州韩馥豫州刺史孔伷河內太守王匡 (三国)兗州刺史刘岱勃海太守袁绍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鲍信等地方势力,举兵反董。群雄推舉袁紹為盟主。曹操则行使奋武将军嗰职务。

第趟戰役,尽管名義上是聯合討伐,但實際上各嗰军阀互相估量對手、保存自家嗰實力,為此結仔交关矛盾。

初平三年(192年)五月22号,王允、呂布等人以皇帝詔書嗰名義,勒拉未央殿掖門外头殺脱了董卓,結束董卓嗰統治。但是董卓手下头嗰李傕、郭汜等人假搭伊报仇嗰荫头,眼睛一眨就带兵攻破長安,擊敗呂布,殺脱王允,伊拉搞嗰暴政比董卓執政嗰辰光还要辣手。最後獻帝被迫逃出長安,流離失所,最終投靠曹操,漢室名存實亡。

初平三年(192年),青州嗰百萬黃巾大軍入侵兖州。兖州刺史劉岱不听济北相鲍信嗰劝阻,搭黄巾军交战,结果被杀脱。鲍信伊拉暗中派人到东郡去迎接曹操,推举他伊担任兗州牧。後手來勒拉壽張以東搭黃巾軍交戰,歷經苦戰,鮑信戰死,終於大破敵軍。曹操一路追擊到濟北,最後逼降黃巾軍,收編降卒三十餘萬搭男女百餘萬口,又從中選出精銳,號稱「青州兵」。到了第嗰辰光,曹操作为一方势力才逐渐形成气候。

後手來袁紹搭荊州劉表聯手,袁術則搭幽州公孫瓚徐州陶謙相結以对抗伊拉。第嗰辰光曹操是袁紹嗰同盟,劉備孫策也分別屈身於公孫瓚搭袁術之下,是受伊拉差遣調度的客將。就勒拉曹操協助袁绍,大破袁術於各地嗰辰光,陶謙反而趁機攻打兖州東部嗰泰山郡,结果曹操父親曹嵩被殺。对于曹嵩之死,存在爭議。[15]針對第嗰事件,曹操於初平四年(193年)到兴平元年(194年)之間,二度討伐陶謙,並勒拉徐州當地搞大屠殺。《後漢書》對箇桩事体則描錄「男女數十萬人慘遭殺害,就是雞犬也不能倖免,泗水也因此堵塞不通。」[16]曹操勒拉箇桩事体当中表现出伊性格当中暴躁引發嗰残忍嗜杀,使其残忍不仁的本性爆發。

兴平元年(194年),张邈等人反叛曹操,迎吕布为兖州牧。曹操勒拉兗州搭吕布、张邈伊拉交战,双方各有胜负,兗州之地也反复易主。曹操命荀彧程昱坚守鄄城,并以此为根据地,终于击破吕布,平定兗州。朝廷勒拉第嗰辰光正式承认曹操嗰兗州牧地位。

图画当中嗰曹操

兴平二年(195年),汉献帝从长安迁出来,进驻到安邑。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听从伊嗰谋士荀彧嗰建议[17],迎接皇帝。尽管皇帝(或其掌权之臣)对曹操仍就有得疑虑,但是曹操嗰势力击破黄巾军,表現出關心社稷、對漢室忠誠。建安元年(196年)十月七号,由於洛陽經过董卓破壞,已经殘破得一天世界,漢室遷都到許昌。

攻取河北[编辑]

建安二年(197年),伊出兵征討張繡,張繡舉眾投降,后手来因为曹操讨了張濟嗰妻,張繡對箇桩事体觉着邪气痛恨,隔手攻击曹操,曹操勒拉長子曹昂、姪子曹安民搭校尉典韋帮伊垫後嗰情况下头逃亡,但是曹昂、曹安民搭典韋也侪陣亡。第嗰以后,曹操又兩度攻擊張繡,侪呒没徹底擊破。后手来張繡接受了謀士賈詡嗰建議,向曹操投降,曹操才取得對荊州北部嗰控制,並且消除了許都南面嗰威脅。建安三年(198年),曹操用荀攸、郭嘉嗰計策,開決泗、沂二河之水灌入下邳,最後活捉呂布、陳宮,拿徐州納入伊嗰勢力範圍。建安四年(199年),曹操派史涣曹仁于禁徐晃击破张杨嗰旧部眭固,取得河内郡,拿势力范围扩张到黄河以北。

建安五年(200年),打下来劉備統領嗰徐州。二月份開始,曹操搭袁绍展開一系列嗰會戰。十月份,战事僵勒里巷嗰辰光,袁绍嗰谋士许攸来投奔曹操,搭曹操献策,叫伊偷袭袁绍嗰粮草囤积地烏巢。曹操采纳,扭轉了戰局。

建安九年(204年),曹操打下来河北袁氏嗰根據地邺城,從箇头一年开始,曹操拿自家嗰据点北迁到了冀州邺城[18],政令军队此后皆从此出,而汉献帝嗰都城许县倒只留个别嗰官吏,但是正当年嗰汉献帝十几年里向一眼也不敢违背伊嗰意志[19]。最后,曹操勒拉建安十二(207年),徹底消灭了袁氏集团,統一了中國北方。

曹操出身于寒族,外加搭閹宦有關,弗以儒學為務,搭當時服膺儒學嗰豪族、士大夫弗一样。曹操曾经下达「求才三令」,強調重才不重德,並且以法家之術為治,要打破豪族嗰儒學。曹操作為一代梟雄,弗光得到交关寒族人才嗰支持,也得到一部份豪族士大夫支持,譬如荀彧荀攸。荀彧还帮曹操引進弗少士大夫階層嗰人才。[20]

三分天下[编辑]

曹操登勒南屏山横槊赋诗,月冈芳年绘

建安十三年(208年)六月份,曹操被任命為丞相。七月份,曹操亲自统领大军10餘万南征荆州,企图先灭脱刘表,再顺长江东进,击败孙权。八月份,荆州牧刘表病亡,伊嗰次子刘琮请降。九月份,刘备勒拉長坂坡被曹军重创,搭孙权联合。十二月分,曹操於赤壁之戰中敗於孫權搭劉備聯軍,损失惨重。中國歷史上头三國鼎立嗰局面开始形成。

建安十六年(211年)三月份,曹操為了用兵關中,借口要討伐漢中張魯,派遣曹仁夏侯淵等人統率大軍搭鍾繇會師於關中,箇嗰生活引起仔關中諸侯嗰惊疑,馬超等十部起兵聯合反曹,曹操按照賈詡嗰離間之計,引起馬超、韓遂等相互猜疑,一舉擊潰關中聯軍,馬超等各自走還涼州。挨下来,馬超勒拉隴西捲土重來,先後打下来隴西各地,但是最後復奪涼州弗成功,兵敗逃奔漢中去了。

建安十七年(212年),董昭等人推舉曹操為“魏公”,荀彧以忠於漢室嗰立場提出反對。曹操答應荀彧永远弗作魏公,但是也因为箇桩事体對荀彧弗悅。建安十八年(213年)(58岁),汉献帝册封曹操為魏公,伊嗰领地广及魏郡河东郡河内郡等十个,甚至远远超过了西汉初年嗰刘姓宗室藩王,第嗰更加违背了“七国之乱”搭推恩令以后诸侯封地弗得超过一嗰汉制。

建安二十年(215年),曹操进攻漢中張魯投降。曹操收降張魯仔以後,取得漢中屬地,但是劉備得悉曹操攻降漢中,早点晏点要攻打蜀地,就帮孫權以湘水为界平分荊州,回師益州。第嗰辰光曹操呒没接受刘晔嗰建议[21],呒没能够趁刘备还没立牢脚跟嗰辰光攻打蜀地,隔手班師回朝。

建安廿一年(216年),曹操再自封「魏王」,自加九锡,建安廿二年(217年)設天子旌旗,戴天子旒冕,出入得稱警蹕,並作泮宮。十月,再授賜十王冠、二綵帶,乘金根車,駕六馬,設五時副車。伊名義上头尽管仍為漢臣,實際上掌握等同於皇帝嗰權力搭威勢,權傾朝野,漢獻帝形同手上傀儡隨意擺佈。並且派夏侯淵為征西將軍、曹仁為征南將軍,打算攻取荊蜀。

建安廿二年(217年)开始,劉備率軍大舉進攻漢中,漢中之戰爆發。孫權也率领十萬大軍進攻合肥,由於形勢緊張,曹操勒拉九月親自到長安坐鎮,一方面命令合肥守將張遼樂進李典阻擋東吳進攻。第嗰辰光漢中嗰夏侯淵搭劉備相峙一年,曹軍守將夏侯淵、張郃徐晃曾经好几趟擊退劉備軍猛烈攻勢。建安廿四年(219年)正月,劉備親自領軍搭黃忠分進合擊,於定軍山斬殺征西將軍夏侯淵。到第嗰辰光漢中畀劉備攻佔,同年三月份曹操親自揮軍打算奪回,一度召集抽調鎮守北方的曹彰廿萬大軍增援,但是侪畀劉備所敗,曹軍無功而返,劉備隔手派劉封黃忠趙雲等將晝夜不停攻擊曹軍。到五月份曹操撤退到長安,劉備攻下房陵,派劉封順沔水攻佔上庸。相傳曹操再度敗於劉備,此段心境為「雞肋」嗰典故[22]

建安廿四年(219年)七月份,劉備勒拉漢中進位漢中王,封關羽前將軍。關羽起荊襄之兵大舉北伐襄樊,進一步圍困曹軍大將曹仁滿寵嗰殘軍於樊城,史稱樊城之戰。曹操派左將軍于禁搭龐德援救,適逢漢水暴漲,淹沒于禁七軍,漢軍乘勢以水軍攻打,于禁向關羽投降,龐德被俘虜以後不降遭斬,關羽还另外派遣軍隊包圍襄陽,一時之間威震華夏。當時曹操治下头交关州郡嗰叛軍老早就受關羽遙控。[23]

同年十月份,曹操打算遷都避其鋒芒,司馬懿蔣濟等勸阻[24],認為孫權肯定不願意看到關羽坐大。孫權果然自請襲擊關羽後方。曹操又召集駐守合肥搭孫權對峙嗰張遼軍隊、勒拉漢中監視巴蜀嗰徐晃軍隊等,并且親自由洛陽領軍往樊城救援。

曹操又命人拿孫權偷襲荊州嗰消息用箭射到關羽搭樊城守將曹仁伊面,曹軍士氣大振,而關羽進退失據。[25]最先抵達樊城嗰徐晃軍,乘仔大水稍许退脱眼,對牢圍城嗰關羽軍展開攻擊。曹仁終於突圍而出,搭徐晃軍一道擊退關羽。呒没过多少辰光,往南退軍嗰關羽被佔領江陵嗰孫權擒殺,孫權拿關羽嗰首級送到許昌,曹操按照諸侯之禮安葬。襄樊戰役結束。

建安廿四年(219年)冬天,孙权上书称臣,“陈说天命”,劝曹操称皇帝。曹操那孙权来书畀群臣观看,陈群、夏侯惇搭司马懿等人侪劝曹操登基。但是曹操弗想废汉自立,伊讲:「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周文王自家並呒没除滅殷商,到了伊拉儿子周武王克殷。暗示希望由自家嗰儿子曹丕来取代汉朝建立新政权。

曹操勒拉建安廿五年(220年)正月廿三号庚子病逝於洛陽,享年66歲,謚曰武王。他临死前头留下《遗令》。[26] 根据曹操嗰遗嘱,他勒拉二月廿一号丁卯被安葬于邺城西郊嗰高陵

曹操死脱以后,嫡长子曹丕嗣魏王,同年迫使汉献帝退位禅让,建立曹魏,追尊曹操為太祖武皇帝。

参考资料[编辑]

  1. 陈寿.三國志·卷01.中文维基文库.原文:“諡曰武王。” 
  2. 《后汉书·卷五十一·李陈庞陈桥列传第四十一》:初,曹操微时,人莫知者。尝往候玄,玄见而异焉。谓曰:“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
  3. 《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玄谓太祖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4.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魏书曰:太尉桥玄,世名知人,睹太祖而异之,曰:“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原以妻子为讬。”
  5.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初,颙见曹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操以是嘉之。
  6.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初,曹操微时,瓒异其才,将没,谓子宣等曰:“时将乱矣,天下英雄无过曹操。张孟卓与吾善,袁本初汝外亲,虽尔勿依,必归曹氏。”诸子从之,并免于乱世。
  7.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公之为布衣,特爱俊;俊亦称公有治世之具。及袁绍与弟术丧母,归葬汝南,俊与公会之,会者三万人。公於外密语俊曰:“天下将乱,为乱魁者必此二人也。欲济天下,为百姓请命,不先诛此二子,乱今作矣。”俊曰:“如卿之言,济天下者,舍卿复谁?”
  8.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世语曰:玄谓太祖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太祖乃造子将,子将纳焉,由是知名。
  9.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太祖大笑。
  10. 《后汉书·卷六十八·郭符许列传第五十八》:曹操微时,常卑辞厚礼,求为己目。劭鄙其人而不肯对,操乃伺隙胁劭,劭不得已,曰:“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操大悦而去。
  11. 《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八·汉纪五十》:操父嵩,为中常侍曹腾养子,不能审其生出本末,或云夏侯氏子也。操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世人未之奇也,唯太尉桥玄及南阳何颙异焉。玄谓操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颙见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玄谓操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子将者,训之从子劭也,好人伦,多所赏识,与从兄靖俱有高名,好共覈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尝为郡功曹,府中闻之,莫不改操饰行。曹操往造劭而问之曰:“我何如人?”劭鄙其为人,不答。操乃劫之,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操大喜而去。
  12. 尉,就是县尉,是县令嗰辅官,掌管县里向嗰治安帮捕盗工作,大约莫相当于现代嗰副县级警察局长。因为洛阳县是东汉嗰首都,所以里向设置了四嗰尉官,北部尉是其中之一
  13. 据《三国志》裴松之注所引的《魏武故事》建安十五年12月己亥令所载:“去官之后,年纪尚少,……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
  14. 魏书载太祖拒芬辞曰:“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
  15. 对于曹嵩之死,史书浪向讲法不一。第一种讲法,《三国志·武帝记》引《世语》曰:嵩在泰山华县。太祖令泰山太守应劭送家诣兗州,劭兵未至,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嵩家以为劭迎,不设备。谦兵至,杀太祖弟德于门中。嵩惧,穿后垣,先出其妾,妾肥,不时得出;嵩逃于厕,与妾俱被害,阖门皆死。劭惧,弃官赴袁绍。后太祖定冀州,劭时已死。第二种讲法,《三国志·武帝记》引《吴书》曰:太祖迎嵩,辎重百馀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於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太祖归咎於陶谦,故伐之。
  16. 范曄 《後漢書·卷七十三·劉虞公孫瓚陶謙列傳·第六十三·陶謙》:初平四年,曹操擊謙,破彭城、傅陽。謙退保郯,操攻之不能克,乃還。過拔取慮、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餘,泗水為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復行多。
  17. 《三国志·魏书·荀彧传》:彧劝太祖曰:“昔晋文周襄王而诸侯景从,高祖东伐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自天子播越,将军首唱义兵,徒以山东扰乱,未能远赴关右,然犹分遣将帅,蒙险通使,虽御难于外,乃心无不在王室,是将军匡天下之素志也。今车驾旋轸,东京榛芜,义士有存本之思,百姓感旧而增哀。诚因此时,奉主上以从民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雄杰,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天下虽有逆节,必不能为累,明矣。韩暹杨奉其敢为害!若不时定,四方生心,后虽虑之,无及。”太祖遂至洛阳,奉迎天子都许。”
  18. 王鸣盛,《十七史商榷·三国志二》
  19. 赵翼,《二十二史札记·卷七》
  20. 萬繩楠:《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演講錄》,頁9-13。
  21. 《三国志·魏书十四·刘晔传》:鲁奔走,汉中遂平。晔进曰:“明公以步卒五千,将诛董卓,北破袁绍,南征劉表,九州百郡,十并其八,威震天下,势慴海外。今举汉中,蜀人望风,破胆失守,推此而前,蜀可传檄而定。劉備,人杰也,有度而迟,得蜀日浅,蜀人未恃也。今破汉中,蜀人震恐,其势自倾。以公之神明,因其倾而压之,无不克也。若小缓之,诸葛亮明於治而为相,關羽、張飛勇冠三军而为将,蜀民既定,据险守要,则不可犯矣。今不取,必为后忧。”太祖不从。《傅子》曰:居七日,蜀降者说:“蜀中一日数十惊,備虽斩之而不能安也。”太祖延问晔曰:“今尚可击不?”晔曰:“今已小定,未可击也。”大军遂还。
  22. 《三國誌·武帝記》引《九州春秋》曰:時王欲還,出令曰「雞肋」,官屬不知所謂。主簿楊修便自嚴裝,人驚問修:「何以知之?」修曰:「夫雞肋,棄之如可惜,食之無所得,以比漢中,知王欲還也。」
  23. 《三國誌·蜀書·關張馬黃趙傳》:梁、郟、陸渾群盜或遙受羽印號,為之支黨,羽威震華夏。
  24. 《晋书·宣帝记》:帝谏曰:“禁等为水所没,非战守之所失,于国家大计未有所损,而便迁都,既示敌以弱,又淮沔之人大不安矣。孙权、刘备,外亲内疏,羽之得意,权所不愿也。可喻权所,令掎其后,则樊围自解。”
  25. 《三國誌·吳書·吳主傳》:曹公且欲使羽與權相持以斗之,驛傳權書,使曹仁以弩射示羽。羽猶豫不能去。
  26. 《遗令》:“吾死之后,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台上施六尺床,下施穗帐,朝脯上酒脯米长糒之属,每月朝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前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组履卖也。吾历官所得绶,皆著藏中。吾馀衣裳,可别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