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恩伯

吴语维基百科,自由个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吴越虎将汤恩伯

湯恩伯(1898年9月20日-1954年6月29日),原名汤克勤吴越金华武義人。早起是蒋中正个得力干将,后来因为防守上海失败,去台湾后逐渐受到冷落。没多久就死脱。[1]汤也是抗日辰光个猛将。

經歷[编辑]

年轻辰光[编辑]

湯恩伯老早来勒杭州体育专校读书,后头,通过陈仪出钞票,保送到日本留学,去明治大學政經系。1926年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毕业,是第十八期学生。

中国后,投靠直系军阀孙传芳军队,当到上校

1927年,蒋中正北伐到浙江,陈仪投靠蒋,汤也加入国民革命军,任司令部參謀,后来調任中央軍校,先后当过學兵連連長、軍校總隊隊長、軍校教育處副處長。

1930年任軍校教導師旅長、副師長。

1932年調任国军中个嫡系,中央軍第八十九師長,多次參予圍攻红军,取得灭脱萧克部及紅16師个戰果,亦參加了平定闽变

1935年升到中奖,担任第十三軍軍長。第十三軍是國民政府中央軍个嫡系主力之一。中央軍个辰光有「陳、胡、湯」之稱,湯即湯恩伯,陳、胡分別為陈诚胡宗南。(迭三个人侪是吴越人)

中日战争[编辑]

中日战争开始辰光,汤恩伯担任第二十軍團軍團長,參加过南口战役魯南會戰,还有著名个台儿庄会战。1937年湯恩伯率第13軍到地區的懷來、南口、居庸關一線搭日軍血戰10日,直到張垣失陷;台兒莊會戰中,湯恩伯所屬第85軍(王仲廉)第89師267旅、第四師(陳大慶)原本計劃支援守城部隊(王銘章部),但遭到日軍截擊於滕縣、臨城、官橋、虎山、三山一帶,未能及時支援王銘章師長作戰[2]。之後湯兼任第九戰區第一兵團總指揮,第三十一集團軍總司令。至1940年之間初轉戰華北,第三十一集團軍亦被日軍稱為「湯恩伯部」。1940年後湯恩伯兼任豫皖蘇魯四省戰區(應為魯蘇豫皖邊區司令部)的行政長官。

台兒莊戰鬥

1942年,汤恩伯兼任第一战区副司令,曾以40万军队驻河南等地。中國共產黨搭左派人士个歷史文宣便出現“水、旱、蝗、汤,河南四荒”等辱蔑话语。[3][4] 河南方言原本為「河南四殃,水旱蝗蹚」[5]。 1944年日军全面进攻河南第一战区全面崩潰,湯部主力撤出华中,湯本人調任黔湘桂邊區總司令。12月独山陷落,陪都震动,蒋介石急調湯部孫元良29軍由四川貴州解圍。至1945年7月汤恩伯在广西发动華南大反攻。1945年日本投降後,汤奉命進駐沪宁地區,任首都(南京市)衛戍司令。徐州綏靖公署第一兵團司令等职务。

《陈诚回忆录》里提到:

蒋中正电报: 西安第一戰區陳司令官:據豫省臨時參議會等報告,並准監察院彈劾蔣鼎文、湯恩伯等作戰不力,及貪污擾民一案,除將蔣鼎文撤職,湯恩伯撤職留任,並分別電復外,合行抄發第一戰區此次作戰有關軍風紀文電摘要一件……

陳誠電呈:第一戰區此次作戰有關軍風紀文電摘要: 河南省臨時參議會感電大意:豫省作戰,時未閱月,失縣三十餘,蔣長官湯副長官難辭其責,豫中各軍多湯直轄,似更為甚。湯逃避戰場,致軍失主將,聞風潰搶,魯山李青店間最慘,湯猶毫無覺悟,諉過民眾,以為屠殺豫民之張本。湯平時霸占許昌之捲煙廠、寶豐之廟村煤礦、南召之沙坪造紙廠,以及其他之酒精廠、製革廠、製鐵廠等。湯令河防部隊,勒收渡河費,包運違禁品出口。湯好貪而不練兵,干政而不愛民,民不堪擾,有'寧受敵寇燒殺,而不願湯軍駐紮'之諺。中国大陆长年有说法说44年战事中汤部溃败时被农民趁机缴械之事。[6],有文章指出这些“农民”全就是地方武装或近于土匪,如红枪会。最受损失的是蒋鼎文部,该部在豫西,那里正是河南土匪的大本营。“杨虎城部也被土匪攻击”,最大一股上官子平后来投共又反水时也攻击八路军。汤本人的卫队被攻击也是捕风捉影。[7]

国共内战[编辑]

1947年国共内战爆发,汤恩伯指揮进攻山东解放区,弗成功,手下个國軍主力,张灵甫个整編74師来勒孟良崮战役中被解放軍灭脱,湯也因此被撤脱,后来,又重新担任首都(南京市)衛戍司令。弗过,因为黄泛区大會戰,有其戰功,因而又来勒1947年兼任陸軍副司令,並曾代理總司令,这也是伊做官个顶峰。

1949年蒋中正下野後,推荐汤担任京滬杭警備司令,专门负责隔江防守南京上海。弗过,代总统李宗仁对汤能否胜任邪气怀疑,在李宗仁回憶錄中当中讲:「湯恩伯當一師長已嫌過份,你(蔣介石)竟還把這種人引為心腹。」3月19日赴「溪口[8]。不久,解放軍於渡江战役中得胜,随即占南京和上海,汤將所部撤往福建台灣

内战

来勒个辰光,湯恩个老上司陈仪对湯搞策反,希望汤倒戈中共,被湯恩伯拒绝,并且密報蔣介石,陈仪被捕,随后来勒台北被杀脱。1949年8月,国民党兵败,汤退到福建,担任福建省政府主席厦门警備司令。10月7日,蔣介石抵廈門,「在湯恩伯寓所召集團長以上人員加以慰勉」[9]。10月16日,解放军占领廈門後,湯恩伯將總部移到金門。10月22日午間,蔣介石急電駐守金門陣地之湯恩伯,告以: Template:Quote 湯恩伯遂督導李良榮第二十二兵團,来勒胡璉第十二兵團部分抵金門後,渡海进攻金門的解放軍全數陣亡、被俘,这就是古宁头大捷金门战役)。之后,汤去台湾,担任闲职。

1953年湯任駐日本軍事代表团团长,但數月後被免職,经过友人协助,迁居東京。1954年来勒日本庆应大學病院治療胃疾時併發症逝世。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对上海失守耿耿于怀 蒋介石逼死汤恩伯
  2. 塵兵台兒莊,韓信夫,重慶出版社,2008年,第81-87頁
  3. 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特刊:抗战期间灾难深重的河南人民
  4.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白修德纪录的一段中国历史]
  5. 民国匪祸录,民国春秋丛书,苏辽,江苏古籍出版社,「土匪自稱“蹚將”,當土匪稱為“蹚”」
  6. 42年饥荒奇景:5万国军被百姓缴械
  7. 河南会战国军被农民缴械只是以讹传讹_网易新闻中心
  8.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69頁
  9.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25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