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遜

吴语维基百科,自由个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陸遜(183年-245年3月19日[1]),本名陸議伯言吳郡吳縣(今蘇州)人,是三國時代吳國著名个軍事家、政治家,负责统领吳國軍事搭政治交關年數,外加同时掌管民事、辅佐太子咾啥。历任吴国大都督、上大将军、丞相。62岁去世,葬在蘇州,追谥昭侯。

生平[编辑]

吴郡士族[编辑]

陸遜出自吴郡陆氏,東漢光和六年(183年)出生,少孤,兒時隨其從祖父廬江太守陸康,後軍閥袁術自九江遣孫策謀攻廬江,陆康在庐江搭佢打仔两年,因缺糧致陆氏宗族损耗大半。爲避戰禍,陸康令人携幼子陆绩及从孙陸遜返回吳郡。陸遜長於从父陸績幾歲,帮助佢綱紀門戶。伊歇,陆绩及其外甥顾邵以博览书传齐名,陆逊、张敦、卜静次之。

仕於孫吳[编辑]

東漢建安八年(203年),陸遜21歲,投入孫權旗下,歷任東西曹令史,後在海昌擔任屯田都尉,行縣長之職務。當時辰光縣裏向連年旱災,陸遜開倉分穀於貧民,並監督縣裏个農業發展,深深得到爻當地百姓个信賴。當時吳郡、會稽郡、丹楊郡多有山越盜賊潛匿,陆逊上疏陈述平定山越个利益,请求由佢去征讨。箇其中尤其是會稽山賊大帥潘臨,危禍當地交關年數。陸遜率軍平亂,所到之處全順服之,昰歇其部曲已有二千餘人。建安二十一年(216年)鄱陽賊帥尤突作亂,陸遜同贺齐多趟討之,拜定威校尉,軍屯於利浦。

議見兵勢[编辑]

孫權孫策之女許配畀陸遜,並多趟拜訪論天下時務。陸遜建議孫權:「現今羣雄如弈棋,貪殘之人窺望伺探,欲戰勝敵人,平定禍亂(指孫權領地裏向个山越),大家得要同舟共濟。當今山越賊寇仍然在地方作亂,我伲若要拓展更多个領地必進處處受阻、困難重重。如無法安定內部問題,對外開拓難有所作為。吾建議應擴大兵源,並從中取其精銳。」孫權納其良策,拜陸遜為其帳下之右部督,统领宿卫兵,又授畀陆逊棨戟,让佢都督会稽、鄱阳、丹阳三郡。

伊歇丹楊賊帥費棧接受曹操个印綬,煽動山越作為內應,孫權乃末遣陸遜討伐。陸遜曉得費棧部眾多於佢所率兵馬,隔手巧施計謀,佈署其軍旗搭鼓於四周,潛軍在黑夜个山谷中,時機一到便擊鼓而前進攻,敵軍頓時膽怯,以為四面八方皆是官兵,費棧與其部眾登時分崩離析。陸遜之後揮軍平定揚州東部三郡个賊寇,經此役得到爻精兵數萬人,擔其中健強體擴者補充兵員,羸弱者納入充實戶口,抒解當時吳國人口搭兵力弗足个問題,後回軍屯兵於蕪湖

伊歇頭会稽太守淳于式上表告陆逊违法征用民众。陆逊返回曉得昰樁事體以後,反为淳于式講好话,孙权为陆逊个长者风范邪氣佩服。

初露鋒芒[编辑]

東漢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關羽討魏將曹仁於樊城,留兵將守備公安、南郡。吳都督呂蒙意欲用計偷襲荊州,便稱病前往建業。陸遜前往見之。謂曰:「羽矜其驍氣,陵轢于人。始有大功,意驕志逸,但務北進,未嫌於我,有相聞病,必益無備。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關羽憑藉其驍勇,目中無人。立仔大功便驕矜自大,渠衹專注在北進,朆對我國有所戒心,聽聞將軍稱病,必定更削除脫對我軍个防備,之後出其弗意攻之,便可擒拿關羽。)吕蒙为仔弗泄露军情,假意称关羽是无法图谋个,不过呂蒙回到建業,呂蒙就推薦以「意思深長,才堪負重」、但「未有遠名」个陸遜,乃末孫權拜陸遜為偏將軍右部督,替代脫吕蒙个位置。[2]

陸遜於陸口到任後,隔手寫信畀關羽示弱,使其對吳失去戒心。[3]

關羽弗疑有它,更削減荊州守軍北上,讓荊州守備薄弱。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219年末),孫權乃潛軍奇襲,使陸遜搭呂蒙為前部,隔手攻克爻公安、南郡,陆逊領宜都太守,拜抚边将军,封华亭侯。吕蒙追杀关羽个同时,陸遜由別路進軍,攻破脫房陵、南乡等場許,諸城長吏及蠻夷君長皆降。伊歇荊州士人初降服,仕路弗通,陸遜乃末上疏孫權話:「今荊州始定,人物未達,臣愚慺慺,乞普加覆載抽拔之恩。令并獲自進,然后四海延頸,思歸大化。」昰個舉措成功拉攏部分荊州人士个歸附,攏絡爻荊州人心,箇也間接造成日後劉備征吳辰光難以成功策動荊州各勢力響應蜀軍个原因之一。孫權後封遜為右護軍、鎮西將軍,進封婁侯,官职已在吕蒙之上。

孙权想要彰显陆逊个功德,虽然陆逊已经是将军,获得封爵,依然想让佢担任扬州举人乃末令扬州牧吕范征辟陆逊为别驾从事,举茂才。[4]

彝陵揚名[编辑]

漢章武元年、魏黃初二年(221年),劉備為奪回荊州并報關羽被殺之由,親率大軍攻吳。孫權遣使求和弗成,一方面向魏國稱臣,願意修好,以避免魏國趁機偷襲。另一方面,命陸遜為大都督督軍應戰。

次年二月,蜀漢大軍進軍至彝陵、秭歸一帶(今湖北宜昌),連營數百里,並得武陵五谿蠻土著部族个支援,聲勢浩大。蜀軍頻繁挑戰,吳軍手下將領皆亟欲出戰,但陸遜堅守弗出,陸遜深知蜀軍銳氣正盛,外加長江三峽地段陸路崎嶇、水路驚險,又是下游作戰,地形對東吳个防禦搭後勤供應較為弗利,乃末陸遜決心實施戰略後撤,便先令吳軍退至彝陵、猇亭(今湖北宜都北)一帶,據守有利地形,堵牢三峽河口。吳軍退出三峽後,後勤運輸大為改善,在平地紮營,吳軍持續堅守弗戰,靜觀其變,再尋機決戰。兩軍相持達半年之久,直至六月氣候正值酷暑,蜀軍疲憊、鬥志鬆懈,又因暑熱,移入密林結營,陸遜纔開始反擊。陸遜利用火攻,火燒連營,並封脫江面,扼守彝陵道,全線出擊,克營40余座,漢軍「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一時略盡,屍骸塞江而下」。馮習、張南、傅彤、馬良、王甫、蠻將沙摩柯等將全畀吳軍斬殺脫,駐守江北个黃權因退路畀斷脫,乃末率麾下部隊投降魏國。劉備喫到慘敗後,僅以身免,連夜率餘部退至白帝城。

吳國眾將見機弗可失,向陸遜請求繼續追擊,但陸遜認為「曹丕集結大軍到此。假借幫助吳王征討劉備,實在懷有奸心,我決定回軍江陵。」果然嘸沒過幾許辰光,魏帝曹丕便假借合攻漢軍之名,向東吳入侵,但見吳軍早有準備,乃末自行退兵。劉備伊歇聽到曹丕兵分三路攻東吳,乃末寫信畀陸遜問起之:「如今曹丕已開拔進軍至江陵,若我再次向孫權用兵,將軍(指陸遜)將如何應付呢?」陸遜回信,曰:「漢軍剛剛才喫爻大敗仗,元氣大傷,汝應當向遣使求和。且應當休息養兵,切勿窮兵黷武。若然弗昰做个說話,噶嚜就會招來另一個滅頂之災,汝若跑介遠來送死,昰趟就弗再讓汝逃脫。」[5]戰後孫權加封遜為輔國將軍,改封江陵侯,鎮守西陵。

言听计从[编辑]

劉備弗久後歿脫,蜀漢丞相諸葛亮秉政,再度積極謀合孙刘聯盟,使孙刘消除當中个敵對關係。之后凡吴、蜀关系处理,孙权全先征求陆逊意见;畀蜀个文书,也先畀陆逊看,有意见陆逊可代改后再发出。孙权还专门刻仔佢个大印,交畀陆逊,供佢日常处理吴、蜀间个事幹所用。箇在東亞歷史丄是罕见个。

黄武五年(226),陆逊因驻守个地方缺粮,上表命令诸将广开农田。孙权回复:“主意蠻好!朝後起我父子亲自领受一份农田,用我驾车个八条牛分拉四犁耕作,虽然比弗上古圣贤所作,也可以交大家一样同等劳动。”陆逊上表劝孙权广施恩德、减轻刑罚,放宽田赋个征收,停止户税个收稽。孙权表示二人情义邪氣弗同,荣辱与共。乃末孙权命令有关主管官员写好全部个法令条款,派郎中褚逢送畀陆逊搭诸葛瑾过目,让佢場覺著假使有啥弗妥当,就手增削修改。

石亭禦魏[编辑]

吳黃武七年(228年),魏大司馬曹休大舉進攻吳國,鄱陽太守周魴到曹營詐降,曹休中計,以十萬步騎朝向皖城接應。孫權赐畀陆逊假黄钺,亲自执鞭扶他上马,百官朝佢跪下來,于乃末派遣陸遜迎擊[6]。胡三省話箇就像煞老早子贤王在派遣将军出战辰光,跪在将军个车前,手扶车轮話:“城内由我来治理;城外就衹能靠将军治理了[7]

曹休既知受騙,自恃兵馬精多,遂交戰。陸遜自為中部,令朱桓、全琮為左右翼,三路進軍,雙方決戰於石亭,大敗曹休,一舉擊潰魏國十萬兵馬,斬獲萬余,獲車乘萬輛,魏軍軍資器械略盡。曹休幸得逃脱,然而弗久后就愤恨而死。

陆逊回军,受到孙权极大荣宠,赠送自家个车盖畀拉佢[8],命左右覆盖陆逊[9],脱下钩络带亲自畀陆逊戴上[10],赠畀陆逊缯彩、丹漆。孙权为群僚召开酒宴,酒酣,让陆逊跳舞,又脱下來所穿个白鼯子裘赠畀佢[11],并搭陆逊对舞[12]。等到陆逊回西陵,又赠畀佢御船[13]

教导皇子[编辑]

吴黄龙元年(229年),孙权称帝,在大将军之上又设置上大将军,地位高過三公。陆逊畀拜为上大将军、右都护。同年孙权东巡建业,留太子孙登、皇子及尚书九官咾啥在武昌,让陆逊辅佐太子,并掌管荆州及扬州豫章等三郡事务,主持吴军国大事。

孙权令陆逊教育诸位皇子公子。伊歇孙权次子孙虑歡喜斗鸭。陆逊严肃个話:“君侯应当勤读经典,增加自家个新知,薄相昰排物事有啥些用?”孙虑隔手就拆脫斗鸭栏。射声校尉孙松是孙权弟弟孙翊个儿子,在公子中頂亲近孙权,佢弗整军纪,放纵士兵,陆逊当牢佢面擔佢手下罚以剃光头发。孙松曾有小过失,陆逊当面斥责佢,孙松脸色看起来弗服帖,陆逊看到佢脸色稍許缓和,问之:"爾弗因我粗鄙,多趟来访,以明过失,我便顺从爾个来意进尽忠言,为啥體爾却变面色?"孙松笑答:“我衹是也为自家个过失而生气,何裏敢有抱怨?“太子孙登个宾客南阳人谢景称赞刘廙先刑后礼个理论,陆逊呵斥谢景話:“礼治优於刑治,久为历史所证明,刘讷以琐屑个狡辩来歪曲先圣个教诲,完全是错误个。爾乃朝在东宫侍奉,应当遵奉仁义以显扬善言,像刘廙之谈弗必讲哉。”

智變规虑[编辑]

吳嘉禾五年(236年)孫權北征,派右都督陸遜搭中司馬諸葛瑾攻襄陽。陸遜派親眷韓扁懷揣奏疏上報朝廷,返回途中,在途中遇到爻敵人,敵人抓獲爻韓扁。諸葛瑾聽後,邪氣恐慌,寫信畀陸遜話:「大駕已還,敵人得到韓扁,擔我場个虛實全部打聽清楚爻。而且河水快乾哉,頂好是快點離去。」陸遜接報後弗曾作答覆,卻催促人種葑豆,搭眾將領下棋射箭遊戲,一如平常。諸葛瑾曉得之以後話:「陸伯言足智多謀,佢昰然做定規自有考慮。」乃末佢親自來見陸遜。陸遜話:「敵人知道大駕已還,再弗用為此籌謀,隔手專心對付我場。乃朝敵人已經守衛爻要害之處,兵將已經出動,我場自加應當首先鎮定自如以穩住部隊,然後再巧施計謀,退出此地。倘使今朝就向敵人表明我場要跑,敵人會認為我場害怕哉,板定會來威逼我場,噶嚜就是必敗之勢哉。」乃末二人秘密定計,令諸葛瑾坐鎮舟船,陸遜率領全部兵馬向襄陽進發。敵人素來懼怕陸遜,見陸遜要攻襄陽,隔手退回城中。諸葛瑾便引船而出,陸遜慢慢整頓好隊伍,大張旗鼓个走上船。敵人弗知究竟,反而弗敢追擊,乃末陸遜全軍安然退出。

出將入相[编辑]

吳赤烏七年(244年),顧雍死脫後,陸遜畀委任為丞相,主持三公个事务,并继续担任荆州牧右都护等职务领武昌事。但嘸沒幾許辰光陆逊参与到太子孫和搭魯王孫霸之間个皇儲派系爭奪。全琮子全寄搭鲁王交好,陆逊因而写信畀全琮,劝全琮学习金日磾杀脫全寄以免为家门招祸,全琮弗听,引发两家頭个间隙。據《吳錄》記載,孫權私下召見楊竺,楊竺支持魯王,認為魯王有文武英才,應為嫡嗣。乃末孫權打算立魯王,廢太子。伊歇有畀使藏在孫權个床下頭偷聽,擔昰樁事體話許爻孫和。孫和害怕畀廢,搭齊巧要去武昌个御使陸胤(陸遜族子)密議,欲請陸遜上疏表諫。弗久陸遜上疏陳述:「太子正統,宜有磐石之固,魯王藩臣,當使寵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獲安。」陆逊上表爻三四趟,孙权邪氣愤怒,因为陆逊是重臣噶咾嘸沒处置佢,多趟遣中使批评陸遜[14]。陆逊又請求至建業面見皇帝,欲口述嫡庶之分,但弗畀允許。孫權追查密議洩露一事,先後擔楊竺、陸胤收押審問。[15]

陸遜在吳赤烏八年(245年)去世,享年63歲。據《三國志》記載,陸遜因为孙权个责备,外甥姚信、顾谭畀全琮父子陷害而弗胜忧愤而卒死。陸遜之子陸抗畀孙权任命为建武校尉,领父兵五千人。陆抗葬父後,還都谢恩,孫權令中使以楊竺告陸遜个二十條罪狀責問陸抗,陸抗一一回答,孫權漸漸消除脫對陸遜个愤怒。

太元元年(251年),孫權認識到自家个錯誤,在陸抗去建業治病辰光,流著淚朝佢認錯。[16]

歷任軍銜[编辑]

東曹令史→西曹令史→海昌県令・屯田都尉→定威校尉→帳下右部督→偏将軍右都督→宜都太守・撫辺将軍・華亭侯→右護軍・鎮西将軍・婁侯→(上将軍・列侯→別駕従事・茂才)→大都督→輔国将軍・荊州牧・江陵郡侯→上大将軍・右都護→丞相

家族[编辑]

祖父[编辑]

  • 陸紆,字叔盤,東漢城門校尉,敏淑有思學。[17]

[编辑]

  • 陸駿,字季才,官至九江都尉。淳懿信厚,為邦族所懷。

[编辑]

  • 孫策之女,陆逊继室,生陆抗。搭顾邵继室应为同一人。

兄弟[编辑]

  • 陸瑁,陸遜之弟,東吳大臣。
    • 陸喜,瑁次子。
    • 陸英,瑁三子。

姐妹[编辑]

  • 陆氏,嫁顾邵,生顾谭、顾承。
  • 陆氏,生姚信。[18]

[编辑]

  • 陸延,長子,早卒。
  • 陸抗,次子,大司馬、荊州牧。在父親死後繼承其爵位。陸抗也是著名个吳國大臣搭將領,貤是東吳壓末一位名將。

[编辑]

  • 陸晏,抗長子,裨將軍。
  • 陸景,抗次子,偏將軍。
  • 陸玄,抗三子。
  • 陸機,抗四子,西晋大将军司马颖右司马。
  • 陸雲,抗五子,西晋清河内史。
  • 陸耽,抗六子,西晋平东祭酒。

親眷[编辑]

  • 陸凱,族子,東吳左丞相。
    • 陸禕,凱子。
  • 陸胤,凱弟。
    • 陸式,胤子。
  • 陸康,陸遜從祖,東漢盧江太守。
    • 陸績,陸康个幼子,是陸遜个長輩。有“怀橘陆郎”之典故,后官至东吴郁林太守。
      • 陆宏,陆績長子,官至會稽南部都尉。
      • 陆叡,陆績次子,官至長水校尉。
      • 陆鬱生,陆績之女,於鬱林所生,噶咾名為鬱生。

評價[编辑]

  • 孙权:「此诚长者之事,顾人不能为耳。」(《三國志·吳書·陸遜傳第十三》)「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邈焉难继,君今继之。」、「昔伊尹隆汤,吕尚翼周,内外之任,君实兼之。」
  • 吕蒙:「陆逊意思深长,才堪负重,观其规虑,终可大任。而未有遠名,非羽所忌,無復是過。」(《三國志·吳書·陸遜傳第十三》)
  • 陳壽:「劉備天下稱雄,一世所憚,陸遜春秋方壯,威名未著,摧而克之,罔不如志。予既奇遜之謀略,又嘆權之識才,所以濟大事也。及遜忠誠懇至,憂國亡身,庶几社稷之臣矣。抗貞亮籌干,鹹有父風,奕世載美,具體而微,可謂克構者哉!」(《三國志·吳書·陸遜傳第十三》)
  • 《三國志·魏書·賈詡傳》賈詡:「孫權識虛實, 陸議見兵勢。」
  • 《三國志·吳書·陸遜傳》孙桓:「前实怨不见救,定至今日,乃知调度自有方耳。」
  • 《三國志·吳書·陸遜傳》诸葛瑾:「伯言多智略,其当有以。」
  • 《三國志·吳書·吴书五子传》孙登:「陆逊忠勤於时,出身忧国,謇謇在公,有匪躬之节。」
  • 《三國志·吳書·吳主傳》曹丕:「彼有人焉,未可图也。」
  • 《三國志·吳書·吳主傳》孙权:「孤与君分义特异,荣戚实同,来表云不敢随众容身苟免,此实甘心所望於君也。」
  • 《三國志·吳書·張顧諸葛步傳》步骘:「丞相顾雍、上大将军陆逊、太常潘濬,忧深责重,志在谒诚,夙夜兢兢,寝食不宁,念欲安国利民,建久长之计,可谓心膂股肱,社稷之臣矣。」
  • 《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孙权:「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邈焉难继,君今继之。」
  • 《三國志·吳書·陸遜傳》陈寿:「逊虽身在外,乃心於国。」
  • 《三國志·吳書·張顧諸葛步傳》陈寿:「邵字孝则,博览书传,好乐人伦。少与舅陆绩齐名,而陆逊、张敦、卜静等皆亚焉。」
  • 《三國志·吳書》吴书:「权嘉逊功德,欲殊显之,虽为上将军列侯,犹欲令历本州举命,乃使扬州牧吕范就辟别驾从事,举茂才。」
  • 《三國志·吳書·張顧諸葛步傳》徐众评:「雍不以吕壹见毁之故,而和颜悦色,诚长者矣。然开引其意,问所欲道,此非也。壹奸险乱法,毁伤忠贤,吴国寒心,自太子登、陆逊已下,切谏不能得,是以潘濬欲因会手剑之,以除国患,疾恶忠主,义形於色,而今乃发起令言。若壹称枉邪,不申理,则非录狱本旨;若承辞而奏之,吴主傥以敬丞相所言,而复原宥,伯言、承明不当悲慨哉!」
  • 《辯亡論》陆机:「我大皇帝,以奇踪袭於逸轨,叡心发乎令图,从政咨於故实,播宪稽乎遗风,而加之以笃固,申之以节俭,畴咨俊茂,好谋善断,东帛旅於丘园,旌命交于涂巷。故豪彦寻声而响臻,志士希光而影骛,异人辐輳,猛士如林。於是张昭为师傅,周瑜、陆公、鲁肃、吕蒙之畴入为腹心,出作股肱。」
  • 《辯亡論》陆机:「汉王亦冯帝王之号,率巴、汉之民,乘危骋变,结垒千里,志报关羽之败,图收湘西之地。而我陆公亦挫之西陵,覆师败绩,困而后济,绝命永安。续以灞须之寇,临川摧锐,蓬笼之战,孑轮不反。由是二邦之将,丧气摧锋,势衄财匮,而吴藐然坐乘其弊,故魏人请好,汉氏乞盟,遂跻天号,鼎峙而立。西屠庸蜀之郊,北裂淮汉之涘,东苞百越之地,南括群蛮之表。於是讲八代之礼,蒐三王之乐,告类上帝,拱揖群后。虎臣毅卒,循江而守,长戟劲铩,望飙而奋。庶尹尽规於上,四民展业于下,化协殊裔,风衍遐圻。乃俾一介行人,抚巡外域,臣象逸骏,扰於外闲,明珠玮宝,辉於内府,珍瑰重迹而至,奇玩应响而赴,輶轩骋於南荒,冲輣息於朔野,齐民免干戈之患,戎马无晨服之虞,而帝业固矣。」
  • 《辯亡論》陆机:「吴蜀脣齿之国,蜀灭则吴亡,理则然矣,夫蜀盖籓援之与国,而非吴人之存亡也。何则?其郊境之接,重山积险,陆无长毂之径;川阨流迅,水有惊波之艰。虽有锐师百万,启行不过千夫;轴舻千里,前驱不过百舰。故刘氏之伐,陆公喻之长蛇,其势然也。」

後世地位[编辑]

  • 宋代歐陽修、宋祁咾啥撰寫个《新唐書·卷十五·志第五·禮樂五·吉禮五》裏向提到,唐代禮儀使顏真卿有曾向皇室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並爲佢場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吳丞相婁侯陸遜」。伊歇畀列入廟享名單个衹有關羽、張飛、張遼、周瑜、呂蒙、鄧艾、陸抗而已。
  • 同樣,元代脫脫等撰寫个《宋史·卷一零五·志第五十八·禮八·吉禮八》提及爻宋代宣和五年辰光,皇室依照唐代慣例,爲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貤包括陸遜。

註釋[编辑]

  1. 陸雲《吳故丞相陸公誄》:「惟赤烏八年二月,粵乙卯……陸公(陸遜)薨。」
  2. 蒙至都,權問:「誰可代卿者?」
  3. 遜至陸口,書與羽曰:“前承觀釁而動,以律行師,小舉大克,一何巍巍!敵國敗績,利在同盟,聞慶拊節,想遂席捲,共獎王綱。
  4. 《吴书》:权嘉逊功德,欲殊显之。
  5. 吳錄曰:劉備聞魏軍大出,書與遜云:「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
  6. 《吴录》曰:大皇帝潜军於皖口,命陆逊为大都督,假钺。
  7. 《三国志集解》
  8. 《吴书》又曰:陆逊破曹休於石亭,还,上脱翠帽以遗逊。
  9. 《吴志》曰:曹休入皖城,陆逊破之。
  10. 《吴书》曰:陆逊破曹休于石亭,上脱御金校带以赐逊,又亲以带之
  11. 《吴书》又曰:陆逊破曹休。
  12. 《吴志》曰:陆逊破曹休,上为郡僚大会酒,与逊对舞
  13. 《吴书》曰:陆逊破曹休,当还西陵,公卿并为祖道,上赐御船一舫,缯彩舟也。
  14. 《建康实录》:表三四次上,帝怒,以重臣未即加法,使人责之。
  15. 吳錄曰:太子自懼黜廢,而魯王覬覦益甚。
  16. 太元元年,就都治病。
  17. 陸氏世頌曰:遜祖紆,字叔盤,敏淑有思學,守城門校尉。
  18. 《三国志·吴志·陆逊传》:“ 逊外生顾谭、顾承、姚信 并以亲附太子,枉见流徙。”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