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

来自维基百科
蹦到: 导航搜寻

魏忠贤(1568-1627年),别名叫魏閹,本名魏四,阉割入宫后,改名李进忠。由才人王氏復姓,担当秉笔太监后,改名忠贤,表字完吾。是明朝末期个大宦官北直隶肃宁(今河北沧州肃宁县)人。

混得权柄[编辑]

魏忠贤小辰光屋里没啥钞票,专门上街瞎搞,伊没文化水平,是个文盲,但却蛮晓得射箭搭骑马,顶欢喜个物事是赌博,迷恋[1],后来,伊欠赌债,想寻发财个道路。个辰光,想到太監来勒遊樂場所出手闊綽,就自阉入宫做宦官,因早與宮中太監熟識通融,有传闻讲伊因此没淨脱全身,仍有一粒睪丸;来勒宫中,伊结交太子宫太监王安,得到伊个保护。随后,又结识皇长孙朱由校个奶妈客氏,搭伊构成对食关系,。对皇长孙,拼命拍马屁,引诱伊宴游,得到老大个信任[2]泰昌元年(1620年),朱由校即位,是为熹宗。魏升为司礼監秉笔太监(实际工作的是王体乾)。

朱长祚来勒《玉鏡新譚》中形容魏忠賢“形質豐偉,言辭佞利”,擅長唱歌、奏樂、下棋、踢球,熹宗是個木匠天才,欢喜刀鋸斧鑿油漆个工作,“朝夕營造”,“每營造得意,即膳飲可忘,寒暑罔覺”。他曾親自在庭院中造一座小宮殿,形式仿乾清宮,高弗過三四尺,卻曲折微妙,巧奪天工。魏忠賢总是乘伊做木工全神貫注个辰光,拿重要个奏章去請伊批閱,熹宗隨口說:「朕已悉矣!汝輩好為之」。魏忠賢逐渐專擅朝政。

搭东林党个冲突[编辑]

主条目:東林黨爭

东林党来勒万历末期开始崛起,到魏忠贤成为大太监个辰光,已经控制交关帝国官僚部门。东林党个吏部尚书赵南星,来勒朝廷中排斥反对派,所以,反对东林个派别愤而结交魏忠贤。1624年,魏忠贤遭到东林党个杨涟个弹劾,但逃过一劫,随后,伊开始大规模迫害镇压东林党成员[3],并收集東林黨名錄,製作《点将录》[4]《天鉴录》[5]天启五年(1625年),东林党的左光斗杨涟周起元周顺昌缪昌期等人因熊廷弼事件一案遭到弹劾,魏忠贤趁机大肆搜捕东林党人。但也有人认为,这是出于熹宗的授意,而非魏忠贤矫旨[6]。天启六年,魏忠贤又杀害了高攀龙周宗建黃尊素李应升等人,东林书院被全部拆毁,讲学亦告中止。东林党在北京朝廷中显露了的势力几乎被消灭,時東林“纍纍相接,駢首就誅”,但东林党根基深厚,在北京未露面的势力仍然远远超过反对者的力量,并且东林党南方的力量几乎未被触动,这也是日后崇祯登基后东林党反扑的力量来源。

魏忠贤搭皇帝乳母客氏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极受宠信,让别人称呼伊“九千岁”(意思是来勒自家地位来勒千岁亲王之上,近於號稱万岁皇帝),有些人乾脆称呼伊“九千九百歲”“舉朝阿諛順指者但拜為乾父,行五拜三叩頭禮,口呼九千九百歲爺爺。”[7]伊自家也来勒民间养了交关義子,比如:五虎[8]五彪[9]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自內閣六部至四方總督巡撫,遍置死黨,在其全盛时期,各地官吏阿谀奉承,纷纷为他设立生祠,薊遼總督閻鳴泰建生祠於薊州密雲昌平通州涿州河間保定,宣大總督張樸建生祠於宣府大同。天啟五年(1625年)賜魏忠賢“顧命元臣”印。魏廣微顧秉謙劉志選曹欽程王紹徽霍維華閻鳴泰賈繼春田爾耕許顯純等大臣,將政權拱手相讓[10],甘心淪為幫兇,道德與氣節淪喪[11],時人譏為“門生宰相”、“魏家閣老”。天启六年十月,袁崇焕疏颂魏忠贤[12];天启七年四月七日,袁崇焕请立生祠[13][14]。魏忠賢六十大壽,「天下督撫、總鎮競投密獻、異寶、諛詞。廷臣自三公、九卿……稱觴者,衣紫拖金,填街塞戶。金卮玉斝,鐫姓雕名,錦屏繡障,稱功頌德」,第一位提出建生祠的是浙江巡撫潘汝禎[15]

覆灭[编辑]

天啟七年(1627年)明帝国最后一个皇帝:朱由检登基之后,嘉兴贡生錢嘉徵弹劾魏忠贤十大罪状:一並帝;二蔑-{后}-;三弄兵;四無二祖列宗;五剋削藩封;六無聖;七濫爵;八掩邊功;九傷民財;十通關節。崇禎召魏忠賢至殿上,命一宦官當眾宣讀錢嘉徵奏疏,忠賢面如土色[16],以重金托一位皇帝身邊的老侍徐應元求情。徐應元勸他辭職,随后,忠贤请求辞职,获得崇祯帝批准[17]

同年十一月一日,皇帝忠賢到明帝国个中都凤阳看坟,魏忠賢来勒去凤阳途中,依然豢养一批亡命之徒,崇禎晓得之后,大怒,命锦衣卫前去逮捕,押回京師审判[18]李永贞晓得消息后,连忙派人密报魏忠贤。魏忠賢自家晓得难逃一死,就来勒阜城南关尤氏旅店搭同伙李朝钦痛饮至四更,随后上吊自杀[19]

忠贤尸体被挖出之后,任人千刀萬剮。思宗下令清查“阉党逆案”。一共清查出首逆同謀六人,交結近侍十九人,交結近侍次等十一人,逆孽軍犯三十五人,諂附擁戴軍犯十五人,交結近侍又次等一百二十八人,祠頌四十四人,共計二百五十八人,再加上漏網之魚五十七人,共計三百一十五人。忠贤个情妇客氏、忠贤姪魏良卿侪被殺脱。

李自成攻进北京之前,崇禎帝想起魏功勞政績,来勒太监曹化淳建议下,收葬魏忠贤遗骸於香山碧云寺。康熙四十年(1701年)被捣毁。

注釋[编辑]

  1. 酌中志》載“忠贤少孤贫,好色,赌博能饮啖嬉笑,喜鲜衣驰马,右手执弓,左手彀弦,射多奇中。不识文字,人多以傻子称之。亦担当能断,顾猜很自用,喜事尚谀,是其短也。素好僧敬佛,宣武门外苍文殊庵之僧秋月,及高桥之僧愈光法名大谦者,乃贤所礼之名衲也。如碧云诗僧,则酒肉势利不足齿矣。”
  2. 明季北略》(卷2):“忠贤,北直河间府肃宁县人,原名李进忠,本姓魏,继父姓李,得宠后因避移宫事,改赐名忠贤。万历四十八年庚申九月初六日,熹宗立,年十六,未婚,乳母客氏,侯田儿之妻,年三十,妖艳。熹宗惑之,封为奉圣夫人,出入与俱。时忠贤渐用事,私杀司礼监王安、于海子,然与客氏尚未合。及熹宗婚,立张氏为皇后,王氏为良妃、段氏为妃,客氏不悦。熹宗赏赉无算。”
  3. 明史》(卷244):“杨涟疏劾忠贤,大中亦率同官上言:“从古君侧之奸,非遂能祸人国也。有忠臣不惜其身以告之君,而其君不悟,乃至于不可救。今忠贤擅威福,结党与,首杀王安以树威于内,继逐刘一燝、周嘉谟、王纪以树威于外,近且毙三戚畹家人以树威于三宫。深结保姆客氏,伺陛下起居;广布傅应星、陈居恭、傅继教辈,通朝中声息。 人怨于下,天怒于上,故涟不惜粉身碎首为陛下陈。今忠贤种种罪状,陛下悉引为亲裁,代之任咎。恐忠贤所以得温旨,即出忠贤手,而涟之疏,陛下且未及省览也。陛下贵为天子,致三宫列嫔尽寄性命于忠贤、客氏,能不寒心?陛下谓宫禁严密,外廷安知,枚乘有言‘欲人弗知,莫若弗为’,未有为其事而他人不知者。又谓左右屏而圣躬将孤立。夫陛下一身,大小臣工所拥卫,何藉于忠贤?若忠贤、客氏一日不去,恐禁廷左右悉忠贤、客氏之人,非陛下之人,陛下真孤立于上耳。”忠贤得疏大怒,矫旨切让,尚未有以罪也。”
  4. 明季北略》(卷2):“点将录(阮大铖作。献魏奄,指为东林恶党)天罡星托塔天王李三才、及时雨叶向高、天巧星浪子钱谦益,圣手书生文震孟、白面郎君郑鄤、霹雳火惠世扬、鼓上蚤汪文言、大刀杨涟、智多星缪昌期等共三十六人。地煞星神机军师顾大章、青面兽左光斗、金眼彪魏大中、旱地忽律游士任等共七十二人。”
  5. 明季北略》(卷2):“天鉴录(崔呈秀作。献逆奄,指东林党)叶向高、孙承宗、韩爌、刘一燝、赵南星、杨涟、高攀龙、左光斗、孙居相、李邦华、乔允升、王洽、曹子汴、钱谦益、姚希孟、李腾芳、孙鼎相、文震孟、侯恪、熊明遇、沈惟炳、熊奋渭、周宗建、王心一、顾宗孟、姚士慎、张振秀、顾大章。又有非东林为人正直不附魏党,亦一网打尽。

    孙慎行、邹元标、韩继思、易应昌、冯从吾、陈宗器、申用懋、陈仁锡、毛士龙、黄尊素、刘芳、李应升、张慎言、房可壮、惠世扬、章允儒、刘弘光、蒋允仪、侯恂、游士任、张光前、贺烺、孙必显、汪始亨、周顺昌、侯震暘、张澄、刘宗周、邹之麟、刘时俊、解学龙、瞿式耜、邹维琏等。”
  6. 《從萬曆到永曆》
  7. 呂毖:《明朝小史》
  8. 五虎:崔呈秀田吉吳淳夫李夔龍倪文煥
  9. 五彪:田爾耕許顯純崔應元楊寰孫雲鶴
  10. 明季北略》(卷2):“时上书颂魏忠贤功德者,不可胜记。兵部尚书霍维华奏曰:厂臣茅土尚觉其轻,良卿太师尚余一级。同年翰林王应熊笑曰:昧年翁两个尚字,想当让位与他。维华面赤。越六日,削应熊等去。郑芝龙受抚,丰城侯李承祚具本请封魏上公为王。周应秋三十九疏,请封忠贤子姪为公侯伯。郭允厚四十疏,请给忠贤庄田禄米。薛凤翔四十七疏,请结忠贤第宅铁券。李审呼忠贤为九千岁。卢承钦请刻党籍碑示海内。”
  11. 明季北略》(卷2):“会高攀龙参崔呈秀,呈秀贿忠贤,高疏留内不发。于是群小归附,阁臣魏广微认姪,顾秉谦、傅櫆、阮大铖、倪文焕、杨维垣、梁梦环,俱拜忠贤为父,客氏为母。忠贤听崔、傅、阮三人言,于镇抚司设五等刑具,夹桚棍杠敲遣,校尉点城探听,丝微必报,如有所发,赀命立尽。许显纯掌镇抚,又残忍第一。”
  12. 《明熹宗都察院实录》1553页:“辽东巡抚袁崇焕疏为元勋功翼覆载事,奉圣旨:这本说厂臣心专筹虏,力援危疆,设险设备,屹立金汤,其懋功朕所鉴悉,合谋建祠,舆论允协,着如议行,其祠名曰元功,该部知道。”
  13. 《明熹宗实录》4022页:“蓟辽提督阎鸣泰、巡抚袁崇焕疏颂魏忠贤功德,请于宁前建祠。”
  14. 金庸袁崇焕评传》:“各省督抚都为魏忠贤建生祠,袁崇焕如果不附和,立刻就会罢官,守御国土的大志无法得伸,因此当时也只得在蓟辽为魏忠贤建生祠。”“天启年间,魏忠贤权势熏天,各省督抚都为魏忠贤建生祠、塑像,朝伊个雕像跪拜。当时袁崇焕来勒宁远也建了魏忠贤的生祠。时势所然,人人难免。”
  15. 《玉鏡新譚》
  16. 明季北略》(卷三):“嘉兴县贡生钱嘉征,参魏忠圣十大罪。一曰并帝。群臣上疏,必归功厂臣,竟以忠贤上配先帝。二曰蔑后。罗织皇亲,几危中官。三曰弄兵。广招无籍,兴建内操。四曰无君。军国大事,一手障天。五曰克剥。新封三藩。不及福藩之一。忠贤封公,膏腴万顷。六曰无圣。敢以刀锯刑余,拟配俎豆。七日滥爵。公然袭上公之封,腼不知省。八曰滥冒武功。武臣出死力以捍圉,忠贤居樽俎以冒赏。九曰建生祠,一祠之建不下五万,岂士民之乐输。十曰通关节。干儿崔呈秀,孽子崔铎,贴出之文,复登贤书。种种叛逆,罄竹难书,万剐不尽。上颔之。魏忠贤不胜其愤。哭诉于上。上命内侍读疏,使跪听之。忠贤震恐丧魄应山一疏,璫罪大着,然罹惨祸以后,无敢有发其奸者矣,至是而元悫首参其罪,嘉征历暴其恶,使逆贤无逃躲处。真胆识双绝,可与大洪疏并垂千古(庚戌二月十九日用宾雨窗评)。”
  17. 明季北略》(卷三):“批云:崔呈秀着九卿会勘,魏忠贤着内官刘应选、郑康升押发凤阳看守皇陵,籍其家。徐应元为忠贤分解。”
  18. 明季北略》(卷三):“疏奏,上即传旨兵部云:朕临御以来,深思治理,乃有逆党魏忠贤擅窃国柄,奸盗内帑,诬陷忠良,草菅多命,狠如狼虎,本当肆市,以雪象冤,姑从轻降发凤阳,岂巨恶不思自改,致将素畜亡命之徒,身带凶刃,环拥随护,势若叛然,朕心甚恶,着锦衣卫差的当官旗前去扭解,押赴彼处交割,其经过地方,着该抚按等官,多拨官兵,沿途护送,所有跟随群奸,即时擒拿具奏,毋得纵容遗患。若有疏虞,罪有所归,尔兵部马上差官星速传示各该衙门。钦此。”
  19. 明季北略》(卷三):“兵部闻旨,即差千户吴国安,前去扭解魏忠贤,至新店,距阜城县二十里,密得李永贞飞报,知不免,晚至县,宿尤克简家。时有京师白书生,作挂枝儿在外厢唱彻五更,形其昔时豪势,今日凄凉,言言讥刺,忠贤闻之,益凄闷,遂与李朝钦缢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