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游商幫

吴语维基百科,自由个百科全书
(从龙游商帮转戳到箇里)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龍游商幫是指以浙江衢州府龍游縣爲中心个衢商集團,萌發於南宋,興盛於明代中葉,以經營珠寶業、墾拓業、造紙業搭印書業等商業著名。明萬曆年間(1573—1620),渠於徽商晉商以及江右幫商人勒商場中角逐,稱雄一時,告咾有得“遍地龍游”之諺。渠以一府一縣之地爲基礎,聚集了大量資金,而成爲中國十大商幫之一,至清代逐漸畀甯紹商幫替代脫。

明清[编辑]

明清時期由於商品經濟發展,商品流通領域擴大,商人邪氣活躍,逐漸形成商幫。 著名个有徽商晉商江右幫、洞庭商幫、山東商幫、秦商、潮商、閩商龍游商幫寧波商幫等十大商幫咾啥。

徽商晉商商場爭雄辰光,浙江中西南部閘生頭裏崛起仔一個老有影響个龍游商幫。龍游歷史有一個當年堪稱國家級个大“幫派”,當然,個大“幫派”系明清時列全國十大商幫之一个龍游商幫。龍游商幫雖以龍游命名,但並非單指龍游一縣个商人,而是實指浙江衢州府所屬龍游常山縣、西安(今衢縣)、開化江山五縣个商人,其中以龍游商人人數頂多,經商手段最爲高明,告咾冠以龍游商幫之名,簡稱“龍游幫”。

勒明中葉嘉靖萬曆年間(1522-1620),十大商幫當中頂活躍个是洞庭商徽商龍游商,當時辰光社會浪流傳著兩句諺語:“鑽天洞庭遍地徽”、“遍地龍游商”。反映洞庭商人、徽州商人、龍游商人遍佈全國並雄踞商界个事實。龍游歷史浪爲姑篾文化發祥地, 更是“入閩要道”、“金衢處徽之沖”,爲古代重要鹽道餉道,“通浙孔道,饋餉之所必系”之地,又是4省交通樞紐。明人徐複初有曾話歇:“邑(龍游)當孔道,舟車所至,商貨所通,紛總填溢。”龍游人農耕之外,借交通之便,經商乃成謀生重要手段,加之龍游社會浪素弗賤商,頭腦活絡之人多選經商之路。龍游有豐富个資源,迭也爲伊拉經商提供仔物質條件。龍游多山林竹木交茶漆糧油等,迭排土特產品成爲龍游商頂重要个外貿商品。

當時个龍游商幫,以龍游商人爲主體,涵蓋脫周圍衢州諸縣个商家。龍游商幫个形成有一段漫長个過程。渠發軔於南宋,活躍於明中葉,至清乾隆年間爲鼎盛。宋室南遷後,建都杭州,爲仔方便同長江沿岸抗金前線个聯繫,官府修建了東起京城杭州,西接湘贛个官道。 迭條官道勒龍游交壽昌交界个梅嶺關入龍游境,龍游商視此爲大好商機,就木材運到杭州銷售。也有大商人到浙江外地經商致富,像龍游韋塘人朱世榮,“流寓常州致巨富,置產亙常州三縣之半,後歸衢江古碼裡,複大置產,當時以爲財雄衢常二府。”到了明朝,一個以龍游商人爲中心,帶動整個衢州地區商人們个流域性商業團體響亮登場,伊拉勒金衢盆地崛起,逐鹿中原,遠征邊關,漂洋出海,以“遍地龍游” 个氣勢撥謳作“龍游幫”。據史料記載:明萬曆年間,“龍丘之民,往往糊口於四方,誦讀之外,農賈相半”。明天啟年間,“龍游之民,多向天涯海角,遠行商賈,幾空縣之半。”如商人童巨川勒嘉靖年間至宣府大同做邊貿生意,“一往返旬月,獲利必倍,歲得數萬金,自是兄弟更相往來,垂20餘年,遂成大賈。”至清乾隆年間童氏家族:“多行賈四方,其居家土著者,弗過十之三四耳。”

龍游商幫晉商手握鉅資,經營票號,勒金融市場浪顯山露水;也弗像徽商壟斷鹽鹺,聲名顯赫。龍游商幫个顯著特點是,埋頭苦幹,弗露聲色,卻勒珠寶古董業中獨佔鰲頭,又勒印書刻書販書業中從事於文化傳播,還勒海外貿易中插上一手,成爲頗具實力个一大商幫。

龍游商幫雖地處偏僻,卻有著開放个心態,勒觀念浪也比較新潮。主要表現勒兩個方面浪,即投資浪个“敢爲天下先”精神搭“海納百川”个肚量。明清時期,交關商人將經營商業所賺得个資金用來購買土地或者經營典當、借貸業,以求有穩定个收入。而龍游商敏銳个意識到,要獲得更加多个利潤,板定要轉向手工業生產搭工礦產業浪。伊拉果斷投入於紙業、礦業个商品生產,或者直接參與商品生產,使商業資本轉化爲產業資本,撥當時社會注入仔帶有雇傭關係个新生產關係。龍游商人還弗排斥外地商幫對本鄉个滲透,外加相處友善,吸收外地商人於己幫,推進了龍游商幫个發展。

明清時期龍游商幫是當時活躍於商壇个中國十大商幫之一,渠之所以能勒與實力雄厚个徽商、晉商等競爭中獨樹一幟,勒珠寶業、墾拓業、造紙業搭印書業中立於弗敗之地,除渠有開拓進取、弗怕艱苦个精神交善於經營管理之外,作興交渠具有較高文化素養搭誠實守信職業道德有著密切个關聯。

精神[编辑]

龍游商人勒營商活動中,歷來看重“財自道生,利緣義取”“以儒術飾賈事”。主張誠信爲本,堅守以義取利,是龍游商幫一以貫之个商品格,也使其獲得了良好个市場信譽。從根本意義浪來話,拿誠信作爲經商從賈个道德規範,正是龍游商幫獲得成功个要訣。龍游商人傅家來開設傅立宗紙號,視產品品質爲企業立身之本,精益求精,所造之紙,品質上乘,且比同行出產个同一件紙號要重十多斤之多。伊拉還從把握造紙生產流程每隻環節入手,嚴格檢驗,次品決弗出售。產品享譽大江南北,歷久弗衰。爲仔表示對用戶負責搭維持良好个信譽,其產品統一加印“西山傅立宗”印記。

馳騁於商界个龍游商幫,其經營區域甚廣,足跡遍及全國各地。史書記載:龍游商幫商人“挾資以出守爲恒業,即秦、晉、滇、蜀,萬里視若比舍,俗有遍地龍游之諺”。明萬曆年間流傳个“遍地龍游”之民諺,有力說明仔龍游商幫與享有“鑽天洞庭”、“無徽弗成鎮”等美譽个洞庭商幫徽州商幫一樣,儕是明清時期稱雄商界个頗有影響个地域商幫。龍游幫商人大多從事長途販銷活動,“龍游之民多向天涯海角,遠行商賈”,弗罷活躍勒江南北京湖南湖北諸地,外加還一直深入到西北西南等偏遠省份。據有關文獻記載:明成化年間,僅雲南姚安府(即今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西部)就聚集仔浙江龍游商人交江西安福商人三五萬人。

龍游商幫迭種開拓進取、弗畏艱辛、弗戀家土个敬業精神,搭乃朝溫台地區个企業家精神本質上是一致个,溫台地區農民(農村剩餘勞動力)爲尋求生路,寧願背井離鄉,勒外面開闊了眼界並有了微薄个積累之後,伊拉便拿自家个資訊、知識、經驗及外界人緣等資源向親朋好友擴散。溫台經濟發展最初个衝動來自於民間,由卑微又見多識廣个民間能人推動、發動。遺憾个是龍游商幫个創業衝動卻未能上升爲浙西地區个區域人文精神,其可貴个商業精神最終仍淹沒勒強勢農耕文化中。到民國時期,連龍游本地商業也幾乎全落入外地商人手中,“遍地龍游之說”也漸成絕唱。

明清時期,有交關外籍商人紛紛奔赴龍游經商,有種還寓居於龍游,加入龍游商幫个行列,並拿各自个經商經驗帶入到了龍游商幫當中,推進了龍游商幫个發展。譬如徽商程廷柱勒康熙年間曾率眾勒龍游經營有典業和田莊;汪文俊勒龍游經營有鹽業。又如贛商周學錦勒康熙年間從江西撫州趨利業商於龍游,並定居於此。還如閩商三元戴馮氏、黃靜齋、池明英等儕先後經商於龍游。清末至民國時期,龍游縣籍商人漸少,客籍居多,伊拉大多來自浙江个遂昌蘭溪義烏處州紹興寧波徽州府所屬各縣,以及江西福建等省。告咾,龍游商幫商人群體融合了徽商粵商蘇商浙商閩商贛商等外地商幫商人。龍游商幫个形成基於血緣地緣關係,本質上具有排他性,但伊拉卻能容納其他商幫个商人个融入,足可見其胸襟个寬大。

悖論[编辑]

後人勒歎惋龍游商幫迭能行色匆匆个消失勒歷史舞臺辰光,多擔原因歸結爲當時个交通變化及戰亂。然而外在个條件變化並非根本,如二戰過後个德、日兩國仍然能於滿目瘡夷中復興;溫台地區个商業傳統雖幾經抑制卻是“春風吹又生”。區域經濟个長遠發展歸根到底靠个是源遠流長个文化傳統搭底蘊。儒學氛圍中崛起个龍游商幫,有著較高个文化水準,箇是與當時眾多商幫个頂大區別。明代與唐寅(伯虎)、文征明齊名个一代名士李維楨,即專爲龍游商人李汝衡立傳,題爲《贈李汝衡序》;龍游商人童佩胡貿也與一代名士王世貞、歸有光等成莫逆之交。龍游商人能與迭排清高自許个名士結交,若非氣質相近是老難解釋个。龍游商人“賈而好儒”之風可見一斑。然而文化優勢能助龍游商幫成就一隻隻奇跡,接下來,傳統文化个桎梏卻註定龍游商幫走弗了遠。地處南宗儒學中心个浙西地區,歷代方志勒記述商業交商人時,儕是低調處理。浙西人從內心深處看弗起商業搭商人,主要表現勒兩個方面,一是重農抑商,二是重仕輕商。勒迭能具有邪強宗法色彩个儒文化觀念个支配下,龍游商人大多始終未能培植出對商業个忠心。龍游商人中從商而終个極少,多數人無論是發了家或是賠了本,最終還是葉落歸根,返回到以農爲本个老路浪來。一排富有个商人或擔精力搭財產投入官場競逐;或如龍游葉氏家族擔經商所得鉅資悉數投入葉氏建築群,而很少有人去投資產業擴大再生產。而值得深思个是,同樣受南宗儒學滋養个溫州金華等浙東南地區,卻批判地繼承了朱子理學,形成了有別於傳統儒家文化个區域文化——“永嘉學派”搭“金華呂學”、“永康之學”等流派。文化傳統決定大家个價值選擇,“永嘉學派”“金華呂學”講究實效、注重功利个思想及其價值取向搭逐利追求,又充分个塑造並強化了溫州、金華等地个民間心理搭區域文化傳統,構成仔區域經濟發展中弗可或缺个“遺傳因數”。而衢州、龍游雖有柯山、清獻、鳳梧等大書院,但迭排書院因循守舊,抱殘守缺,也無一流名家學者,告咾即便歷史上因緣際會出現了龍游商幫迭能大規模个商人群體,也未能與之結合,產生充滿活力个重商文化,反而使浙西地區承受仔邪多儒家思想中庸保守文化傳統个沉重負荷,讓大眾个思想搭行動受到了限制,以至幾次與經濟騰飛个契機錯失交臂。

經商理念[编辑]

僻居於浙西山區个龍游商幫勒歷史浪曾經輝煌一時,勒明萬歷時已有“遍地龍游”之諺(參見萬曆《龍游縣誌》),與當時馳名个“無徽弗成鎮”、“鑽天洞庭”个徽商\蘇商等並駕齊驅。其所以能勒市場競爭中嶄露頭角,是交渠有著良好个商業道德老有關係,聲譽良好,贏得了大眾个信任。反之,也有排商人欺詐造假,衹能矇騙一時,弗能長久立足於商壇。明代浙江人張應俞編著了《杜騙新書》,列舉24類84則騙術,箇就是明代中葉以來商壇上弗誠信个劣跡。

相比之下,龍游商幫个誠實守信就顯得邪氣可貴。龍游商人傅家來開設傅立宗紙號,邪氣注重產品个品質,精益求精,所造之紙,堅韌白淨,均勻齊整,比其他家个紙勒同一件紙號中重十多斤。造紙是多工序个生產流程,他爲了保證品質,層層把關,嚴格檢驗,次品決弗出售。產品暢銷大江南北,經久弗衰。爲仔表示對用戶負責和維持良好个信譽,伊个產品都統一加印 “西山傅立宗”印記。

姜益大棉布店 以信譽著稱,冠爲金(華)衢(州)嚴(州)三府第一家。自從胡筱漁接管以來,邪氣重視信譽,以誠實守信敎育每一位職工,多次提出要薄利多銷,童叟無欺,決弗二價。爲仔防止流通中有銀元摻假損害顧客利益,特聘請了三位有經驗个驗銀工,嚴格檢驗,凡經過伊店个銀幣加以“姜益大”印記,讓顧客放心。勒經營中目光遠大,弗以短期行爲來賺錢,爲了信譽,寧願承擔暫時个損失。有一次,伊勒海寧訂購了7500匹石門布,價值6萬銀元,勒運輸過程中遭劫,箇本弗關姜益大店个事,海甯布商亦豪稍派人來龍游處理此事,主動承擔損失,胡筱漁重義疏財,當場償付了對方6萬元布款,還再訂購了7500匹棉布,並熱情款待海甯布商。由於箇義舉,姜益大布店信譽大增,遐邇聞名,勒朝後个經商活動中,凡碰到貨物緊俏時,海寧等地布商都首先滿足伊个貨源需求,全力支持伊渡過難關。伊對職工也以禮相待,以誠相待,從弗刻薄,職工中年長者,以叔伯相稱,同輩以兄弟、晚輩以弟侄相呼,平等待人。年終還發“紅利壓歲錢”,春節賞每一職工一匹布代價个獎勵金。以心比心,誠摯待人,職工受感動,工作就更負責,保證了姜益大个良好運作。

大絲綢商 李汝衡,商品販銷到湖廣十五郡,幾乎壟斷了楚湘个絲綢市場。伊職業道德良好,待人寬厚誠信,人望甚好。明代大文人李維楨著文讚揚其:“李十二汝衡者,越之龍游人也。……至汝衡而資益拓,所居積綺縠紵罽,遍四方之珍異,挽舟轉轂以百數,所冠帶衣履,遍楚之十五郡。而善與時低昂,人或就之貰貸無所靳,亦弗責子錢,久乃或負之,遂弗復言。……楚人慕其誼,爭交歡汝衡。”(《大泌山房集》卷68,《贈李汝衡序》)

龍游本是姑篾故國舊地,素有重文化个傳統,詩書禮樂傳家,耕讀遵禮,弦歌弗絕。就是出爲賈也弗忘讀書,故首選造紙刻書籍爲業。龍游新造之紙勒明代已具名氣。明著名刻書家餘象鬥文台,伊刻印書籍尤注重用紙,伊品評全國著名紙品有徽歙紙(青光白滑冰翼凝霜,績溪龍鬚,西山觀音紙),江西紙(觀音蓮七紙),鉛山(奏本)紙等,而認爲浙江衢紙尤勝,“連四紙,開化縣有連三連四紙亦佳,衹要白厚無粉者爲妙。”“常山縣有榜紙,並中夾紙奏本紙次於鉛山。”龍游縣溪口鎮是龐大个造紙中心兼銷售市場,紙商麕集。乾隆間閩商林瓊茂來龍擇地上塘設坊造紙,傳至其孫林巨倫,已“積貲巨萬”。書商童佩,名噪一時,刻書販書大江南北,其父彥清,“最稱儒雅,弗寢然諾。”幼時從父販書吳越間,“喜讀書,手一帙,坐船間,日夜弗輟,曆歲久,流覽既富,所爲詩風格清越,弗失古音。爲他文亦工善,尤善考證書畫金石彝敦之屬。”王世貞稱其“藏書萬卷,皆其手所自校者”,是著名藏書家刻書家。所刻之書品質上乘,深受學者歡迎,時之名流碩儒王世貞、王穉登、歸有光引之座客,並爲他作序作傳。伊本人有《童子鳴集》、《佩萸雜錄》、《九華遊記》、《南獄東岱詩》、與餘湘合纂《龍游縣誌》等。刻印過《徐侍郎集》、《文房四譜》、《楊盈川集》等。伊个學問深得名儒稱讚,胡應麟見其書目曰:“所臚列經史子集,皆犁然會心,令人手舞足蹈。”引爲“子期”好友,王世貞更稱之爲“千古是知音”。龍游童氏是書香門第,業書賈者眾。如童富,“爲書賈,往來閩粵吳中貿遷,……爲人坦夷樸茂,樂善好施,……湖海之士,多嘖嘖稱之。”另一位書賈胡貿,承父兄書業,“往來賈書肆及士人家”,也是有名个書賈。明代大學問家唐順之荊川謙曰:“非貿,則予事無與成”。與唐深交,胡死後唐曾贈棺以殮。龍游望族余氏也是世代營印書業,曾勒江蘇太倉州婁縣開設書肆。“清初,龍游餘氏開書肆於婁縣,刊讀本四書字畫無偽,遠近購買。”

龍游商人"敢爲天下先"个精神搭"海納百川"个肚量,是伊拉良好个經商心態个反映。伊拉雖然是出自一個偏僻之地,既無官府支持,又無強大个宗族勢力作堅強後盾,但伊拉卻能勒強手如林个各大商幫中崛起,自立於商幫之林。

經營範圍[编辑]

龍游商幫經營行業頗廣,有山貨、紙、刻印販書、珠寶古董、長途販運、農業屯墾、礦冶等。

山貨業 皆爲當地產品竹木茶油漆煙。清康熙年間龍游縣誌記載:“南鄉稍有竹木紙筍之利,可以貿易他郡……北鄉則止有桕油一項。”

造紙業 造紙多以作坊或工遺址龍游北鄉古商道場形式生產,自產自銷,具有若干商業資本與產業資本相結合个生產方式。溪口鎮是生產搭銷售个中心。該鎮:“其繁盛,乃倍於城市焉。”

刻印販書業 龍游多產紙木,可刻印書籍,又有文化傳統,一些文人學士放下架子,從事於刻印販書業以聚財。 望族餘氏,還勒江蘇婁縣開設書坊書肆,刊印讀本安畫,銷路很好。 書販胡貿善錐書,經常交一排文人交往。明大學者唐順之因愛書,擔胡貿引爲座上客。伊還話歇:“非貿,則予事無與成。”拿自家成就歸之於與胡貿个交往。

珠寶古董業 經營珠寶業一需有雄厚資金,二需有鑒別觀賞能力,三需有進貨銷貨个管道,四需有能躲過被劫被盜个應變能力。古書記載:“龍游商賈,其所賈多明珠、翠羽、寶石、貓眼類較(軟)物。千金之貨,衹一身自齎京師、販絮、僧鞋、蒙戎、襤褸巨疽、膏藥內皆寶珠所藏,人無所知者。”可見龍游商人弗單有雄厚个資金,還具有較高文化和搭應變能力,處事謹慎,是弗事張揚个實幹商人。

長途販運業 據王文祿《策樞》記載,龍游商人李汝衡,擁有重資,常備百餘輛(艘)車船運銷貨物,把絲綢遠銷到湖北一省十五郡之地,佔領脫全省銷售市場。 明嘉靖年間捕獲个走私貿易中,就有龍游商人參與其事。

礦冶業 據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 中記載,有龍游人祝十八,聚礦工有數百人,勒平洋銅塘、吳村一帶從事礦冶。龍游商幫肯吃苦,弗畏艱辛,弗怕路遙道險。

遍佈四方[编辑]

龍游商人初露頭角於南宋,迨至明代已蔚爲大觀,萬歷時已是“遍地龍游”个局面,分佈於全國各大市場上。隆萬間任職知縣个萬廷謙就有曾話歇“龍丘之民,往往湖口於四方,誦讀之外,農賈相半”。晚明時龍游商人更是活躍,趨商者更眾。天啟時,“龍游之民,多向天涯海角,遠行商賈,幾空縣之半,而居家耕種者,僅當縣之半。”至康乾間,“其居家土著者,弗過十之三四耳。”迭當然是估計數,弗能作準確个計量分析,但總个趨勢是從嘉隆萬間龍游商賈已遍佈四方,至康雍乾間有增無減。

由於經商个成功,龍游商幫遂擔財富返回家鄉,並拿外地个風尚也帶回仔龍游,社會富庶,消費需求增長,人皆曰俗之侈靡已弗可挽回。隆萬時陸瓚就說:“習尚昔固號儉嗇也,今則日事於侈靡。”塗傑亦雲:“服飾多用紗絹,器皿多用金銀,侈靡相高,已非一日。”“邑中室廬往稱樸素,萬曆中葉漸以雕琢相高。”社會心理是羡慕奢華,願向生活水準高个地方看齊,競相仿效。萬曆間已呈“俗侈靡,尤效慕三吳之豪”趨勢。生活穩定了,才有可能向蘇杭侈靡个風尚仿效。從迭一側面也折射出龍游商幫拿龍游帶來經濟个富庶交社會生活个安定。風尚趨於侈靡是當時經濟社會進步个表徵。

龍游商幫交同時代其他商幫相比,渠頂大特色搭優點乃是富於開拓精神,弗畏艱險,勇敢地邁出家門,走出山區,投向廣闊个天地,勒闖蕩市場中,逐漸地揚棄了“安土重遷”、“骨肉相附”个情結。渠是明清時代頂早走向西部个商壇勁旅。大批離開土地个農民加入商賈行列,也有大批舍儒從商之徒,伊拉“挾資以出,守爲恒業,即秦晉蜀滇萬里,視若比舍,俗有遍地龍游之諺。”

明清時期經濟最發達地區是長江三角洲江南)搭珠江三角洲一帶,秦晉滇蜀西部地區相對來講較爲後進,而龍游商幫弗嫌西部經濟弗發達,生活艱苦,路途遙遠,行程險阻,以豪邁氣概視天涯海角若比鄰,無遠而弗屆,誠爲天涯賈客。龍游商人李汝衡,攜絲綢經商於蜀楚。李維楨記:“李十二汝衡者,越之龍游人也。自其父鶴汀賈江陵,迄今人與年蓋兩世矣。父子饒心計,趨時弗失累。至汝衡而資益拓,所居積綺縠紵罽,窮四方之珍異,車免舟轉轂以百數,所冠帶衣履,遍楚之十五郡。而善與時低昂,人或就之貰貸無所靳。……”童巨川偕其弟盛川於嘉靖間,勒“宣府大同貿易邊庭,……厥後子若侄嗣其業,資利益饒。”童氏數代勒宣大做邊界貿易致巨富。

勒明清時代交通條件下頭,攜妻帶子千萬裡跋涉至西南決非易事,非得有數月始可抵達。驅動伊拉長途跋涉行動並非胸懷開發西部个公益心,而利益驅動倒是其原動力。因爲勒江南華南中原等地商業中競爭已弗容易,施展才能个空間畢竟有限,伊拉獲悉滇省尚有大發展个前景,所以才毅然前往,足見龍游商幫對商業資訊還是靈通个。

明代成化元年就有大批龍游商人偕同江右商人(江西安福)勒雲南邊陲姚安等府經商,姚安即今楚雄彝族自治州一帶。語言弗通,生活習俗弗同,自然還會有水土弗服个困難,但是伊拉能克服種種困難,準備長期生存下去,求得發展。伊拉弗是流民,而是有眼光有氣魄个商賈,據官方史籍記載: “成化元年(1465)十一月初七日禮部等衙門題爲建言民情等事,該湖廣布政司等衙門右參議等官人等鄭序等建言:……姚安軍民府陰陽學正木甘理言一件,禁約遊食,初見雲南遠勒萬里,各邊衛指府軍民相參,山多田少,弗通舟車,近年雨水弗調,五穀少收,米糧湧貴,過活艱難。有浙江江西等布政司安福龍游等縣客商人等弗下三五萬人勒衛府坐(生)理,偏處城市鄉村屯堡安歇,生放錢債,利上生利,收債米穀,賤買貴賣,娶妻生子,置買奴僕,游食無度,二三十年弗回原籍。……行雲南按察司著落各衛府查勘所屬鄉村屯堡城郭去處,但有江西等處客民,弗問從引新舊,盡數拿解原籍當差,弗許托故稽遲及窩藏隱蔽,連歇家人等一律治罪,庶使邊食稍寬,奸弊斯革矣。前件雲南按察司查究。”

迭節史料充分反映了龍游商幫是數萬人成群結隊來到了黔滇邊陲少數民族聚居地從事於屯墾事業,把先進个農業生產技術帶到西南,伊拉來到遠離城市“鄉村屯堡安歇。”做个是“生放錢債,利上生利;收債米穀,賤買貴賣”个事體。迭一方面是高利貸收錢收穀,即放青苗个辦法,利用手頭个雄厚資金進行糧食買賣;另一方面值得注意个是“置買奴僕,游食無度”迭一句話。可能是流動性个屯墾,即一地一地輪流開發墾拓,利用雇傭制吸收當地閒散个勞動力,以奴僕形式招募勞工進行大規模个農業屯墾,迭是老有意義个,值得深入研究。關鍵是“奴僕”系何種身份之人,估計弗會是具有很強人身隸屬關係个奴僕,應是身份上自由个雇傭勞動者。龍游商人出錢雇傭伊拉,從事於農業个墾荒、耕種等勞務。勒龍游當地就有雇傭僕婢從事家務或商業上勞作个情形,據康熙《龍游縣誌》記:“士庶之家,弗能廣置婢僕,僕多傭工,婢則出市貿易,多白首弗嫁以終其身。”從“僕多傭工,婢則出市貿易”來看,並無身份上隸屬關係。作興伊拉拿迭種雇傭關係个形式也帶到雲南邊陲農業屯墾業中來。假使理解弗錯个話,當是龍游商人已具有先進个理營理念,拿土地作爲生息資本來經營,以先進技術提高生產力,採取農業雇傭制來經營經濟作物,擔收成个農產品作爲商品再投放市場,箇定規是一種新式个經營方式,擔商業資本轉化爲農業產業資本。箇是一大變革,具有轉型个意義,表示著新个生產方式个萌芽。

明中央政府及當地政府官員守舊求穩,怕人口流動影響邊陲个社會治安搭糧食供應豐足,千方百計下令強制回遷迭排勒邊陲安家落戶“二三十弗回原籍”个商民,採用“拿解原籍當差”。官方行文如此,到底各級政府執行如何?未見下文,估計龍游安福商民仍會“屯堡安歇”、“娶妻生子”而長期“生理”下去,今之滇省遺民,必有血脈繁衍个安福龍游商人後裔。 商品、市場、商業,資訊是社會經濟發展个重要杠杆之一,明清時代个龍游商幫已初步意識到迭眼物事个意義。伊拉利用自家稟賦个知識搭才能,窺測市場,注重資訊,挺身遠出,躋身於收益大个珠寶業和海外貿易業,憑藉自身个優勢,利用知識經營印書業。伊拉意識到社會資源開發个價值,弗辭萬里,融洽民族關係,“進軍”大西南,開發滇省姚安地區,採用雇傭制个方式經營邊陲个屯墾業。箇是一種新个生產方式,是一大創造,表明了明清時代龍游商幫具有無遠弗屆、天涯賈客个大無畏精神,也展示了伊拉走勒時代前頭,具有先進个理念。

經商格言[编辑]

  • 爲商之道,仁信爲本。商戰取勝,理性致上。
  • 一招鮮,吃遍天。
  • 敢想敢幹,敢爲人先。
  • 財散人聚,財聚人散;取之有道,用之歡樂。
  • 多看則清,多聽則明,多思則准,多幹則成。
  • 思路決定財路,一切都是人爲。
  • 裁衣先量體,經商先摸底。
  • 弗摸行情休開店。
  • 常去同行看看,生意弗會清淡。
  • 貴中看賤,賤中看貴。
  • 先賣出手,後買入手。
  • 豐年紙馬鋪,歉年糧食行。
  • 兵以快勝,商以奇贏。
  • 逆境看順境,順境看逆境。順逆都來看,經商風險小。
  • 貧賤莫尋親,富貴莫露財。
  • 道由天定,事在人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