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城市酸儒文人挖坑/2020年中国南方水灾

来自维基百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 2020年中国南方水灾自5月下半月起,中國中央气象台连续35天(6月2号-7月6号)暴雨预警。[1][2][3][4]多省發生突发性洪水英语flash flood、城區內澇漬災英语waterlogging (agriculture)官方統計該年因水災17,000余房屋坍塌(至7月3日)。[5]在6月有10条河流超历史水位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指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大陆疫情限制人員流動,令季个水壩維修、檢查、幹部應對培訓、涉水工程受阻。[6]

水壩溃坝方面,國務院新聞辦通報了兩座小型水庫在暴雨期間潰壩,[7]分別為6月8日廣東惠州龍門縣永漢鎮永漢堤[7][8][9]6月7日廣西桂林陽朔縣高田鎮沙子溪水库[7][10][11][12]官方均通報沒人傷亡。潰壩期間,6月1号至9号是該年(至6月末)最强个强降水,造成洪澇。該八天內累計雨量之最為广东惠州龍門縣926.4毫米,[13]其中广西桂林永福縣阳朔縣在14个钟头內(6月7号20点至6月8号10点)分別311.1同296.1毫米,破當地歷史記錄。[14]水災亦波及2020年7月中國高考,部分水災區如徽南黃山歙县因為河水倒灌進城區,考生需乘皮划艇隻而延期。[15][16]媒體輿論在水災期間對中國水壩个安全问题多次表现担忧,水利部也對此多次回應。[7][6][17]

水災在6月中间始獲全國更大關注,[18]是源於前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秦晖在家鄉廣西桂林陽朔受上述洪水圍困,6月15号寫成紀實短文金宝河上历险记》,[19]其中對水庫泄洪而未獲通知、民間救援隊的救援、官員的賑災政治宣傳多有描述,獲《南方周末》深入跟進報導。[20][19]然而水災截至6月底,在微博抖音微信等社交媒體个熱搜度極低,投稿者又主要是官媒,引起對中國媒體生態个討論。[18]

全國趨勢[编辑]

水壩未預警泄洪[编辑]

]]

6月28号,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在當天16点發布个調度令流出,該紅頭文件要求当天20点起将三峡水库按31,000立方米每秒下泄,6月29号08点起按35,000立方米每秒下泄[27]達到入庫流量个87.5%。[28]在泄洪之後,人民网图片频道等官媒在6月29号16点起報導了當天上午已泄洪的消息,是2020年头一次泄洪;[29][28][30]而泄洪前未見官方新聞預警。三峡大壩在主汛期(7月底至8月初)之前已經積蓄上游大量洪水,三峡大坝預料7月仍需泄洪[31]

葛洲坝下游第一個城市宜昌在6月27号市區洪災,民眾質疑是葛洲坝未預警泄洪首當其衝,再加上大暴雨所致。[來源請求][27][32]而按官媒說法,人民网图片频道等在6月28日18時起報導了葛洲坝因為在6月27日长江上游山洪爆发而於6月28日開閘泄洪[33]

大城市災情[编辑]

合肥[编辑]

6月27号,合肥市政务新区经开区肥西县城同包河区部分区域遭大暴雨,在16点30分至19点30分,经开区翡翠湖录得3小时强降雨达118毫米,其中17点30分至19点个1.5小时期間达94毫米,多年來罕见。有13處路段、3個小區出現积涝,路段包括锦绣大道合肥学院段、云际路168中学段、笔峰路同石笋路交口等,部分路段水深及腰;小區包括:金屿海岸小区地下车库、芙蓉菜市场、桃源小区。[34]

武漢[编辑]

6月28日8点至29日11点,武汉市大暴雨,全市累计顶大降雨量230.4毫米(洪山区第二师范站),29处路段出现不同程度渍水。至6月29号11点仍有6處未消退,其中洪山区虎泉街保利华都、武昌区紫阳东路东安路口,渍水過腰,无法通行。[35]

宜昌[编辑]

6月27号04点至18点,宜昌市累计雨量最大是西陵区夜明珠街道231毫米;最大小时雨强98.8毫米(12時-13時)在当阳市向家草坝站。04点钟至18点钟,全市累计雨量大于100毫米个有42站,大于200毫米个有5站;[36]其中远安县的273毫米是湖北國家級氣象站之中最高。[37]

積水方面,西陵区桃花岭公安小區,地势低洼,公安局特警到場時积水已抵其胸口,特警赤膊背起一位83歲婆婆出小區个新聞照廣傳。[38]另外西陵區夜明珠路BRT「黃河路口」站漬水達一米多深,[39][40]夷陵區東方大道與小鴉路交汇处積水達私家車2/3高。[39][40][38]

縣鎮災情[编辑]

廣西[编辑]

陽朔縣(潰壩)[编辑]

6月7号,廣西桂林阳朔县日降雨量327.7毫米,[13]破当地单日降水纪录,其中在14个钟头內(6月7日20時至6月8日10時)降296.1毫米。[14]。多家媒體拿它同北京比較「而北京年均降水量为532.1毫米,阳朔相当于一天下完了北京大半年个雨。」[13]因為上遊泄洪,阳朔县城(阳朔西街阳朔公园十里画廊等路段[11][41]内涝白沙镇葡萄镇金宝乡内涝永福县内涝[19][20][42][43]Template:SfnTemplate:Sfn6月7日11:30,[10]陽朔縣高田鎮的「小2型水庫」沙子溪水库20多米長的壩體垮壩[11]垮壩事件獲國務院新聞辦通報,官方指没人傷亡。[7][12]

救援賑災方面,前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廣西人秦晖在家鄉陽朔旅遊受洪水圍困2天,他記述:「几位领导[...]候在岸上,获救者上岸后便前来热烈握手,同时旁边个记者照相、摄像并举,满满个正能量顿时立此存照。(註:參見習近平提出政治口號正能量)[...]『在被困个30多个小时里,我们既惊慌又惶恐,但是我们坚信当地政府搭村民以及公益组织不会忘记我们[...],我们决定向菠萝救援队捐赠善款,希望他们利用这笔钱在日后帮助更多个人。』记者随后连声几次追问:『还有呢?你还有些要说个吧?』但她再也没说什么。我们都猜,那记者等个就是感谢领导[...]平心而论,当地政府虽然一直没有为我们出动公家救援力量,我们也没有从他们那里拿到哪怕一包方便面,但在我们被困期间,政府还是派人定时地询问我们个情况。而且据说有规定,民间救援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也必须由政府统筹,[...]我们还是应该感谢政府批准民间志愿者救援」。[19]另外秦晖也對水庫泄洪而未獲通知多有描述,他个記述獲《南方周末》深入跟進報導[20],令水災在全國獲更大關注。[18]

有陽朔災民反映「如果是低保个,最多去那裡給建你一層个小房間毛胚房住,而我們最多給个是帳篷。2018年个那場大水,陽朔西街被沖垮个商鋪,他們投訴到現在都沒有拿到什麼補貼。」[44]

桂林市區、荔浦市、永福縣[编辑]

6月8号,西江2020年第1號洪水形成。6月6号08点到6月7号08时个24个钟头內,桂林全市有11个站个降雨量在250毫米以上。

6月6号桂林市錄得日降水量是272毫米,破历史极值。桂林市雁山區德明外國語學校里头,數間教室被淹,水位最深超1.5米,師生被困。[45]

荔浦市方面,荔浦河马岭河花篢河泛濫,導致桂林荔浦市马岭镇花篢镇等被洪水围困。[11]马岭镇有村民其中一个猪圈被水淹没,由於一头值2000多块,為了保護财产,将20多头猪赶到自家民房避水,家里全部都是猪屎在所不計。[46]

永福县方面,6月6号08点到6月7号08点,該24个钟头內最大降雨量在永福县罗锦镇金鸡河水库,384.8毫米。[47]永福縣在14小时內(6月7日20時至6月8日10時)311.1和毫米,破當地歷史記錄。[14]永福县茅江小区居民指洪水淹到二楼。[47]

桂江平乐縣水文站于6月8号1点出现105.87米(警戒水位99.5米)个洪峰水位,相应流量11200立方米/秒,是1936年建站以来第二大洪水。[11]

柳州、鹿寨[编辑]

柳州市鱼峰区雒容镇雒容市场一片汪洋,淹至店面一半。[11]

雲南昭通[编辑]

6月29号晚至30号,昭通市镇雄彝良威信盐津等縣大暴雨,其中長江上游支流白水江水位暴漲8米,沿河鄉鎮洪災嚴重。[48][49]截至6月30日21时,玉米、土豆、烤烟等农作物受灾3871.54公顷,成灾3745.09公顷,绝收84.68公顷;因灾倒塌房屋17户90间,严重损坏10户59间,一般损坏68户90间。[50]

重慶綦江[编辑]

綦江長江上游支流)在重慶市南郊个江津区綦江區造成兩次洪澇。

6月22号,綦江區文龙街道菜坝社区淹至居民楼二层,江邊路灯僅餘灯泡露出水面,南州小学个水位达操场篮球網[51]6月22号20点,贾嗣镇「綦江五岔水文站」錄得水位205.85公尺,超过保证水位(200.51公尺)5.34公尺,1940年建站以来的最高水位,亦比1998年中國水災的205.55公尺為高。[52]

7月1号,下北街居民樓被淹半層。[53]

貴州[编辑]

6月11号07点至12号07点,貴州遵義正安县碧峰镇降264.6毫米特大暴雨,最大小时降雨163.3毫米,一小时降雨破贵州歷史紀錄。截至6月13号末,8人死亡5人失联。[54]2020年截至6月末,全國最大1小时雨量第二名就是贵州遵义正安县碧峰镇163.8毫米,在6月12号。(首名是广东广州黄埔大桥168毫米,在5月22号)[17]

6月21号20点至22号12点,貴州銅仁沿河縣最大降雨量達116.9毫米。雨水從县城街上涌入烏江,街道形成一条近千米宽的瀑布Template:Sfn

四川[编辑]

四川涼山州冕寧縣[编辑]

6月26号18点到6月27号1点,涼山州冕寧縣北部突降暴雨至特大暴雨。[55]縣城高阳街道冕宁高速路口下方248国道崩塌,导致2辆过往车辆坠河,10名乘载人员中仅5人获救,2人死亡、3人失联;[56]縣內彝海镇曹古鄉大马乌村降雨量107.5毫米、曹古村降雨量85.7毫米,[57]導致山洪暴發曹古河改道而被淹,12人遇难、5人失联;[55]截至6月30号23点,高阳街道彝海镇合計14人遇难、8人失联。[55]曹古乡大堡子村水深及腰,正要收成的馬鈴薯被淹。[58]灵山温泉景区降雨量211毫米,景區自駕游營地裡55人被洪水圍困,消防用挖掘机挖斗救走。[59]

冕寧縣受災統計:农作物受灾500公顷、成灾280公顷、绝收70公顷;房屋严重倒塌80户280间、一般损坏620户2300间;受损公路10.5公里,冲毁桥梁5座370米,受损堤防1.5千米,受损电力线路3千米。[56][60]

四川小金县泥石流[编辑]

7月6号上午6点钟,阿坝州小金县宅垄镇元营村城隍庙沟吉峰沙场发生山洪引发的泥石流灾害,導致4人失联[61]

廣東[编辑]

截至6月末,2020年多項全國雨量統計之最均發生在廣東:6月2号至7号是該年最强个强降雨过程,五天內累計雨量之最為广东惠州龍門縣油田林场697毫米,[17]該年最大1小时雨量首名是广州黄埔大桥168毫米,在5月22号。[17]

黃埔[编辑]

5月22号,廣州黄埔区是洪水重灾区,最大1个钟头雨量167.8毫米,3个钟头最大降水量288.5毫米,1个钟头和3个钟头个雨量均破黄埔区历史极值;黄埔区永搭街录得全市最大累积雨量378.6毫米,百年来个历史极值[62][63]黄埔的广州市第三少年宫少年宫內澇[62]緊鄰黃埔區的增城區新塘鎮官湖村、瑶田村、南安村內澇,水深及腰,廣州地鐵13號綫亦因隧道被淹沒而停運。[64]

惠州(永漢堤潰壩)[编辑]

潰壩方面,6月8号14点,东江个二级支流永汉堤承受過量暴雨而潰壩,决堤口长约80米。[9]洪水迅速涌入附近个惠州龍門縣永漢鎮合口村,合口村成為孤島。[8]积水深度达3到5米,很多楼房都淹到了二层以上[9]潰壩事件其後獲國務院新聞辦通報。[7]當地村民反映由于在合口村下游个增城區正果鎮正果水电站龙门河的洪锋顶托,无法泄洪,導致合口村洪災。[9]

惠州城區方面,6月7号16点至8号16点,惠城區小金口街道降雨量160毫米,辖区有9条河流上涨,出现内涝;同一时光惠城區芦洲鎮183毫米。[65]惠城区江南街道共建社区糖厂宿舍9栋10栋因地势低洼,排水不及时造成内涝,最高水位将近1米深。[65]博罗縣义和鎮因连续暴雨,多条街道、村庄受浸;[65]博罗县部分积水深达1.5米。[66]龙门县全县公路水毁严重,发生多处公路边坡塌方、路面掏空塌陷、桥梁和涵洞基础冲刷严重、水淹路面等。[65]

其他縣域方面,6月7号08点至第二天08点,惠州市雨量100毫米个有56个,超过250毫米个16个,市內各县区分別最大雨量:龙门縣龙潭鎮426.9、惠东縣黄埠鎮380.4、博罗縣麻陂鎮287.5、惠城區芦洲鎮160.1、仲恺區潼湖鎮129.6毫米。[67]8日08时-9日08时,惠州市雨量超过100毫米个有39个,超过200毫米个有6个,市內各县区分別最大雨量:龙门縣地派鎮232.9、博罗縣罗阳鎮220.8、惠城區芦洲鎮144.3。[65]

清遠[编辑]

在6月2号到7号个強降雨中,24小时雨量之最为6月7号广东清远佛岡縣大庙峡495毫米。[17]佛冈县水深及腰。[68]

河源[编辑]

6月8号11点,河源市临江镇联新村内涝,消防车到場發現路面积水最深处已达1.2米,水流湍急,村庄道路搭农田被水淹没,一片汪洋。[69]

安徽[编辑]

旌德[编辑]

7月6号,旌德县三溪镇个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乐成桥被水冲坏,桥面损坏严重[70][71][72]

歙县[编辑]

7月7号,黄山市歙县高考首日因暴雨延期。歙縣城區處於四條河流个交匯处,河水倒灌進城區,水位抵胸部。[15]家長、消防需通過衝鋒舟皮划艇救生艇、船隻護送考生抵考場。[15][16]延期的语文、数学考试将更換试卷。[73][74]有考生家長向新京報反映是該縣水庫泄水所致。[16]

屯溪[编辑]

7月7号,黄山市屯溪区镇海桥被山洪冲毁[75]

災情統計[编辑]

6月28号中國应急管理部官方統計「6月以来,我国南方地区洪涝灾害共造成广西贵州湖南四川江西等13省1,216万人次受灾,78人死亡失踪,72.9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8,000余间房屋倒塌,9.7万间不同程度损坏;直接经济损失257亿元。」[76]

7月3号又統計「1938万人次受灾,121人死亡失踪,87.5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7万间房屋倒塌,农作物受灾面积1,560千公顷(註:1.56萬平方公里),直接经济损失416.4亿块。同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洪涝灾害受灾人次、因灾死亡失踪人数、倒塌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分别下降46%、51%、80%和46%」[5]

雨量统计[编辑]

截至6月30号,由6月1号開始共5轮强降雨過程,近150万平方公里国土累计超过200毫米,其中70万平方公里国土累计超过300毫米,其中5万平方公里国土累计超过500毫米。[77]

多地个一天降水量破歷史記錄。湖北宜昌市夷陵区(164.7毫米,6月27号)日降水量破夏季极值,另有8个市县个日降水量破当地历史記錄,分别是广西阳朔(327.7毫米,6月7日)、武鸣(257.4毫米,6月25号)同富川(237.0毫米,6月7号),贵州惠水(215.4毫米,6月24号),重庆南川(149.3毫米,6月22号),四川西昌(144.3毫米,6月18号),甘肃静宁(112.5毫米,6月26号),西藏墨竹工卡(48.7毫米,6月23号)。[78]

傳媒報導[编辑]

中國水壩安全个輿論[编辑]

中國官方在本次水災期間強調安全問題大多在病险[7]小型水库、中小河流。[17][6]其中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指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大陆疫情限制人員流動,令冬春季个水壩維修、檢查、幹部應對培訓、涉水工程受阻。[6]

官方多番表示小型水庫才有問題。6月30号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全国98,000多座水库当中,小型水库占到了94,000多座(註:佔96%),同时些小型水库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註:大躍進)建的,质量差、标准低,特别是管理不规范,还有蛮多隐患。”[17](註:大躍進時所修的水庫所導致最嚴重事件,見文化大革命時个河南“75·8”水库溃坝)。7月2号,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京都大学工学博士程晓陶:「现在比较难的是小型水库,它不是国家管理,甚至都没有管理机构,很多设在村镇一级,甚至承包给农民,管理水平比较低」[6];他又提到「随着城镇居民用水同工业用水量增加,水库存在保供水个压力。现在很多的水库,蓄水就靠汛期几场暴雨提供,这样防洪跟保供水之间存在矛盾。[...]2019年国家水利部发给各地的通知还是一个死命令,[...]可是地方上叫苦连天,万一蓄不上水,供水怎么保证?」[6]6月11日,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94000多座是小型水库,这里有一部分还存在病险,这些水库当中的病险水库不能按照原来的设计能力来防洪和挡水」。[7]

官方多番表示中小型河流管治才有問題。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京都大学工学博士程晓陶讲「中小河流的堤防大部分都是堤,上游缺少大型个控制性水库。」[6];又說「大江大河都有流域管理机构,[...]但是中小河流没有流域机构。[...]过去中小河流中央政府不投资,主要靠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又说没钱,一些中西部省份主要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在支持。这些年中小河流问题比较突出,主要个洪灾不是发生在大江大河,而是发生在中小河流。」[7]水利部水文水资源监测预报中心副主任刘志雨在6月30日說:「从6月19号以来持续降雨,部分中小河流都发生了超历史洪水,像重庆个綦江[....]。要关注长江上游,特别是关注一些地区发生中小河流洪水、山洪灾害。[...]特别要关注长江上游地区重庆四川贵州,同中下游沿江个像湖北湖南安徽。」[17]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大陆疫情个影響方面,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京都大学工学博士程晓陶說「今年水利受疫情影响非常显著。一是堤防维护,维护主要靠修,但是今年冬修春修正值抗疫,人个流动受限;二是,很多应在汛前完工的涉水工程受到疫情影响。另外,今年水利部和各级政府的防汛检查、对基层干部的培训都受到疫情影响。」[6]

大陸社交媒體「熱搜」對水災「冷處理」[编辑]

端传媒指出,中國内地官方傳媒對水災个报道总量同2019年同期持平;[18]然則各大民營门户网站同纸媒只在不當眼版面低調發稿,仅《财新》、《新京报》、《三联生活周刊》有深入報道;[18]各大社交媒體平台的運營方在此平台「熱搜」裡對水災「冷處理」,包括了新浪微博騰訊旗下微信字節跳動旗下短视频网站抖音等,它們平台都少有水災新聞或用戶投稿。[18]其中抖音的视频水災消息投稿者主要是官方媒體或地方政府个官方帳號,相反民營報章个视频投稿、民眾的第一身現場视频投稿个流量則遠遠不如官媒,這引起人們對中國民間媒體生態个討論。[18]

相关条目[编辑]

参见[编辑]

新聞網站影片
  1. "连续31天个暴雨预警解除!". 新华社. 2020年07月03号14:31. 
  2. (6月全國降雨量较常年同期比較地圖)"中央气象台连发30天暴雨预警 南北方雨水范围广". 人民网. 2020年07月01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1日. 
  3. "[图解连续28天暴雨预警,今夏水灾有多严重?]". 新京报. 2020-06- 29.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4. "中國暴雨連降35天 武漢一片汪洋 上海告急". 大紀元. 2020-07- 07. Archived on 2020-07-07; Template:Citation error. 
  5. 5.0 5.1 丁怡婷 (2020年07月04日16:06). "今年以来洪涝灾害已致121人死亡失踪". 人民日报客户端.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6日. 
  6.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王丽娜,徐辰烨 (2020年07月05日). "1998年特大洪涝灾害会重现吗?专家称当前防洪压力在中小河流". 新浪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專訪原刊於《财经》雜誌.
  7.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中國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水旱灾害防御司司长田以堂、水文水资源监测预报中心负责人刘志雨 (2020年6月11日). "国新办举行水旱灾害防御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 中國水利部官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4日. 
  8. 8.0 8.1 (組圖)朱红鲜,欧楚欣 (2020-06-08). "直击龙门永汉“孤岛”救援,武警用冲锋舟转移5岁小孩". 南方日報旗下「南方+」客戶端.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9. 9.0 9.1 9.2 9.3 (組圖)"龙门永汉河决堤80米 合口村一度成泽国 今天记者走进灾后龙门". 惠州电视台網易號. 2020-06-11.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4. 
  10. 10.0 10.1 廣西應急管理局 (2020-06-25). "广西桂林:及时预警 1400多人成功避险". 中國應急管理部官網. 
  11.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組圖)潘晓明 (2020-06-08). "广西多地遭遇特大暴雨侵袭 今明两天才是降雨巅峰期". 手機廣西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4. 
  12. 12.0 12.1 唐莉梅,蒋熙,徐媛 (2020-06-15). "桂林:提前预警助力阳朔、永福成功转移人员". 廣西壯族自治區氣象局官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13. 13.0 13.1 13.2 邓琦 (2020-06-11). "大数据:南方局地一天下完北京大半年个雨". 新京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3. 
  14. 14.0 14.1 14.2 中国气象报社 (2020年06月08日). "强降雨为何赖在华南江南不走?气候专家为您解答". 中國氣象局官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6日. 
  15. 15.0 15.1 15.2 (組圖)崔德興 (2020-07-07). "黃山歙縣高考語文因暴雨內澇延期 居民質疑水庫洩洪". hk01.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7. 
  16. 16.0 16.1 16.2 巫慧 (2020年07月07日10:41). "歙县暴雨严重致高考语文暂取消,教育局:再想办法". 新京報.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7. 
  17. 17.00 17.01 17.02 17.03 17.04 17.05 17.06 17.07 17.08 17.09 17.10 中國水利部 (2020-06-30). "【实录】水利部召开水旱灾害防御新闻通气会". 中国水利报社.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18.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來福,殷木子,李瑞洋,孫禕雯,芋通通 (2020-06-29). "「看不見」个洪災:波及千萬人次个災難如何成為信息黑洞?". 端傳媒.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引用出错: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2020-06-29端傳媒”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19. 19.0 19.1 19.2 19.3 秦晖 (2020年06月16日). "秦晖:金宝河上历险记". 財新網秦晖的博客.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原刊於其微信公眾號「秦川雁塔」,2020年6月15日。
  20. 20.0 20.1 20.2 李玉樓,周縵卿,沙莎 (2020-06-18). "水淹陽朔:一個旅遊大縣的艱難復甦". 南方周末.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21. 长江发生2020年第1号洪水 水利部启动Ⅳ级应急响应. www.mwr.gov.cn. 访问日脚2020-07-02.
  22. 湖北:提升暴雨应急响应为三级 严防致灾风险_中国气象局. www.cma.gov.cn. 访问日脚2020-07-06.
  23. 湖南:提升暴雨应急响应为三级 积极应对强降雨_中国气象局. www.cma.gov.cn. 访问日脚2020-07-06.
  24. 浙江:提升暴雨应急响应至三级 应对新一轮强降水_中国气象局. www.cma.gov.cn. 访问日脚2020-07-06.
  25. 江苏:提升暴雨应急响应为三级 应对强降水过程_中国气象局. www.cma.gov.cn. 访问日脚2020-07-06.
  26. 安徽:提升暴雨应急响应至二级 加强监测预报预警_中国气象局. www.cma.gov.cn. 访问日脚2020-07-06.
  27. 27.0 27.1 (調度令照片)陳文蔚 (2020-06-30). "宜昌慘淹後中國認了三峽大壩加大洩洪 武漢警戒中". 台灣中央廣播電臺.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28. 28.0 28.1 泄洪影片)"三峡水库今年首次开闸泄洪". 中新網. 2020年06月29日20:34. 
  29. 黄善军 (2020年06月29日16:10). "三峡大坝今年首次削峰泄洪". 人民网图片频道.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4日. 
  30. (泄洪照片組圖)"三峡工程今年首次泄洪 近期或迎新一轮洪水". 新華網. 2020-06-30.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31. 安德烈 (2020-06-30). "三峡大坝水位超高泄洪 中下游城市武汉等压力巨大". 法廣.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32. "中央宣佈三峽大壩首泄洪 宜昌早已被淹". 香港財經時報. 2020-06-30.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Template:Citation error. 
  33. 黄善军 (2020年06月28日18:19). "长江葛洲坝开闸泄洪". 人民网图片频道.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Template:Citation error. 
  34. 34.0 34.1 "强降雨致部分道路短时积水 合肥经开区全力处置". 合肥在线. 2020-06-28.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35. 35.0 35.1 "截至11时,武汉中心城区23处渍水点已消退,紫阳东路东安路口等6处还在全力抢排". 长江日报集團轄下长江網. 2020-06-29.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36. 刘俊华,黄忠,钟星,文涛 (2020-06-28). "宜昌遭遇暴雨 多方投入排险 昨日消防已营救被困人员425人". 楚天都市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37. (湖北省在6月27日的降雨分布圖)"湖北强降雨已致超65万人受灾!雨还要下多久?气象部门说". 秦楚網. 2020-06-29.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原刊於湖北日报.
  38. 38.0 38.1 刘俊华,朱华刚,李蒙,陈娅君,王献科,张俊芳 (2020-06-28). "大雨倾盆时 宜昌救援急 砸窗救出女司机 脸盆转移小宝宝". 咸宁网.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原刊於楚天都市报.
  39. 39.0 39.1 (新聞旁述影片)"关注!三小时降雨近140毫米,宜昌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 湖北衛視《湖北新聞》. 2020-06-27. 
  40. 40.0 40.1 (無旁述影片)周芳 (2020-06-28). "强降雨侵袭南方,湖北宜昌大暴雨20年一遇(附现场视频)". 第一财经.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41. (新聞照)"南方八省暴雨成災致9死5失蹤 176萬人受影響". 星島日報. 2020年06月08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42. (圖集)"普降暴雨,内涝严重!阳朔启动紧急响应抗洪救灾(多图+视频)". 南国早报客户端. 2020-06-07.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3. 
  43. (圖集)陆波岸 (2020-06-08). "持续强降雨造成广西超32万人受灾". 新华网.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3. 
  44. (災區採訪)駱亞 (2020-06-17). "【一線採訪】遭遇洪災 廣西災民:政府不作為". 大紀元.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45. "多地遭遇洪災 各方合力救援被困群眾". 廣西廣播電視臺. 2020-06-09.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46. (組圖、全國消息匯總)智谷 (2020年07月01日). "罕见暴雨席卷26省1300万人,今年的洪灾正在揭开中国一个大问题". 新浪財經頭條.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4日. 
  47. 47.0 47.1 唐莉梅,徐媛,蒋熙 (2020-06-08). "广西桂林:持续暴雨致内涝 多地群众紧急转移". 中国气象报社.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48. (災民採訪)熊斌,鐘元 (2020-07-01). "三峽大壩上游洪災氾濫 雲南昭通災情慘重". 新唐人.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49. (災民採訪)易如、顧曉華 (2020-07-01). "雲南昭通江水一夜暴漲8米 沖垮橋梁房屋". 大紀元時報.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6. 
  50. 张勇,保进 (2020-07-02). "云南昭通暴雨导致9万人受灾 3人遇难1人失踪". 光明日报客户端.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4. 
  51. (圖片)"直击重庆綦江超历史洪水:居民楼二层淹水中 已致4.3万人受灾". 中国新闻网. 2020年06月22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1日. 
  52. "重庆綦江遇1998年以来最大洪峰 超保证水位近5米". 财新网. 2020年06月22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6月25日. 
  53. "现场:洪水来袭重庆綦江再次告急 部分居民楼被淹". 新华网. 2020年07月01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2日. 
  54. "死亡和失踪24人,贵州遭60年来最强暴雨,一对夫妻赶回家前母亲女儿不幸被冲走".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6-15.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稿件綜合了贵州日报央视新闻南方都市报中國氣象局.
  55. 55.0 55.1 55.2 (圖、災民訪問)李桂 (2020-07-01). "冕宁特大暴雨中的大堡子村:河流改道,山石砸毁民房". 新京報.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56. 56.0 56.1 肖洋,徐湘东 (2020-06-30). "冕宁特大暴雨受灾村民回忆:洪水在身后十余米 跳到高处躲过一劫". 华西都市报A10頁.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57. 陈振鹏,盛利 (2020-06-29). "特大暴雨为何突降冕宁?未来如何科学应对". 科技日報.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58. 张羽 (2020-06-29). "四川冕宁突降暴雨 村民转移安置时洪水达到腰部". 新京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59. (圖)"四川冕宁53名游客坐挖掘机脱险 航拍暴雨后的冕宁县". 華西都市報. 2020-06-28.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1. 
  60. (航拍圖)鄧國強 (2020-06-30). "航拍曝四川洪水慘烈災情 大片農田綠變灰(附航拍片段)". 香港經濟日報.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61. "四川小金县泥石流致4人失联 小金公安正全力救援". 
  62. 62.0 62.1 (圖)"这场百年一遇个暴雨,会打破黄埔楼市个板块格局吗?". 新浪广东. 2020-05-23.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02. 
  63. 郑少玲,付怡 (2020-05-23). "广东刷新两项“龙舟水”雨强纪录". 金羊网.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64. (圖)汪棹桴,陈美,何友琴 (2020-05-26). "救援转移被困群众1300余人!广州警备区奔赴水浸区域抢险救灾". 南方日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04. 
  65. 65.0 65.1 65.2 65.3 65.4 (組圖+視頻合集)叶石界,张峰,乌天宇,林文通,廖钰娴,卢慧 (2020-06-09). "今天惠州降水仍频繁,北部有暴雨到大暴雨". 南方網旗下南方+客戶端.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3. 
  66. 戌暖冬,唐振鹏 ,宋秀杰 (2020年06月08日). "广东惠州多地出现内涝和人员被困 消防营救民众400多人". 中国新闻网.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4日. 
  67. "惠州降雨实况及天气提醒过去24小时(7日08时-8日08时)". 惠州市气象台官方微博「惠州天气」. 2020年6月8日8时50分.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年7月4日. 
  68. 陈强、张爱丽 (2020-06-08). "龙舟水”再发威,广东5个河道站水位超警". 金羊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 
  69. (圖集)郑健龙 (2020-06-09). "“龙舟水”来袭 广东全力防御". 金羊網.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3. 
  70. 旌德县普降大雨河水暴涨 古桥被洪水冲坏_安徽网. www.ahwang.cn. 访问日脚2020-07-07.
  71. 旌德一明代古桥被洪水冲坏 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_腾讯新闻. new.qq.com. 访问日脚2020-07-07.
  72. 安徽洪水泛滥 400年古桥被冲毁|中國報 (en-US). 中國報 China Press. 访问日脚2020-07-07.
  73. 贾天荣,马旭 (2020-07-07). 安徽歙县受暴雨影响延迟高考 语文、数学试卷将更换. 东方网·纵相新闻. 原始文档勒2020-07-07存档.
  74. 胡霈霖 (2020-07-07). 刚刚通报:歙县下午高考数学也延期了!. 安徽商报微信公眾號. 原始文档勒2020-07-07存档. 原刊於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试院.
  75. 钟煜豪 (2020-07-07 10:24). "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山市屯溪区明代镇海桥被山洪冲毁". 澎湃新闻网. Retrieved 2020-07-07. 
  76. 丁怡婷 (2020-06-29). "南方地区洪涝灾害致1216万人次受灾,国家Ⅳ级救灾应急响应启动". 《人民日报》2020年06月29号04版.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77. 邓琦 (2020-06-30). "9省份仍有暴雨 预警已连发28天". 新京报.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6-30. 
  78. 赵贝佳 (2020-07-01). "南方多地暴雨破纪录!7月暴雨高温将交替登场". 人民日报客户端.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20-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