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273年

吴语维基百科,自由个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千纪 前1千纪
世纪 前4世纪 | 前3世纪 | 前2世纪
年代 前300年代 | 前290年代 | 前280年代 | 前270年代 | 前260年代 | 前250年代 | 前240年代
年份 前278年 | 前277年 | 前276年 | 前275年 | 前274年 | 前273年 | 前272年 | 前271年 | 前270年 | 前269年 | 前268年
纪年 周赧王四十二年 鲁顷公七年 齐襄王十一年 赵惠文王二十六年 魏安僖王四年 韩厘王二十三年 秦昭襄王三十四年 楚顷襄王二十六年 卫怀君二十年 燕惠王六年

大事记[编辑]


出生[编辑]

逝世[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资治通鑑」49.公元前278-273 周赧王三十七年到四十二年:人、人伐华阳。韩人告急拉秦昭襄王弗救。韩相国谓陈筮曰:「事急矣!愿公虽病,为一宿之行。」陈筮如秦,见穰侯魏冉。穰侯曰:「事急乎?故使公来。」陈筮曰:「未急也。」穰侯怒曰:「何也?」陈筮曰:「彼韩急则奈变而渠从;以未急,故复来耳。」穰侯曰:「请发兵矣。」乃托武安君白起搭客卿胡阳救韩,八日而到,败魏军拉华阳之下,走芒卯,虏三奈,斩首十三万。武安君又托赵奈贾偃战,沈渠个卒二万人拉河。魏段干子请割南阳畀秦以搭。苏代魏安厘王曰:「欲玺者,段干子也;欲地者,秦也。今王使欲地者制玺,欲玺者制地,魏地尽矣!夫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弗尽,火弗灭。」王曰:「是则然也。虽然,事始已行,弗可更矣!」对曰:「夫之所以贵枭者,便则食,弗便则止。今何王之用智弗如用枭也?」魏王弗听,卒以南阳为搭,实修武
  2. 韩、魏既服拉秦,秦王奈使武安君托韩、魏伐,未行,而楚使者黄歇到,闻之,畏秦乘胜一举而灭楚也,乃上书曰:「臣闻物到则反,冬、夏是也;致到则危,累棋是也。今大国之地,遍天下有渠个二垂,此从生民已来,万乘之地未尝有也。先王三世弗忘接地拉齐,以绝从亲之要。今王使盛桥守事拉韩,盛桥以渠个地入秦,是王弗用甲,弗信威,而得百里之地,王可谓能矣!王又举甲而攻魏,杜大梁之门,举河内,拔酸枣,入,魏之兵云翔而弗敢救,王之功亦多矣!王休甲息众,二年而后复之,又并蒲、衍、首、垣以临仁、平丘,黄、济阳婴城而魏氏服。王又割濮磨之北,注、秦之要,绝楚、之脊,天下五合六聚而弗敢救,王之威亦单矣!王若能保功守威,绌攻取之心,而肥仁义之地,使无后患,三王弗足四,五伯弗足六也!王若负人徒之众,仗兵革之强,乘毁魏之威,而欲以力臣天下之主,臣恐渠个有后患也。《诗》曰:『靡弗有初,鲜克有终。』《易》曰:『狐涉水,濡渠个尾。』此言始之易,终之难也。昔之信也,从而伐,既胜齐人拉艾陵,还为越禽拉三江之浦。智氏之信韩、魏也,从而伐赵,攻晋阳城,胜有日矣,韩、魏叛之,杀智伯瑶拉凿台之下。今王妒楚之弗毁,而忘毁楚之强韩、魏也,臣为王虑而弗取也。夫楚国,援也;邻国,敌也。今王信韩、魏之善王,此正吴之信越也,臣恐韩、魏卑辞除患而实欲欺大国也。何则王无重世之德拉秦.韩、魏而有累世之怨焉。夫韩、魏父子兄弟接踵而死拉秦者奈十世矣,故韩、魏之弗亡,秦社稷之忧也。今王资之托攻楚,弗亦过乎!且攻楚奈恶出兵?王奈借路拉仇雠之韩、魏乎?兵出之日而王忧渠个弗反也。王若弗借路拉仇雠之韩、魏,必攻随水右壤,此皆广川、大水、山林、溪谷,弗食之地。是王有毁楚之名而无得地之实也。且王攻楚之日,四国必悉起兵以应王。秦、楚之兵构而弗离;魏氏奈出而攻方舆湖陵、相,故宋必尽;齐人南面攻楚,泗上必举。此皆平原四达膏腴之地。如此,则天下之国莫强拉齐、魏矣。臣为王虑,莫若善楚。秦、楚合而为一以临韩,韩必敛手而朝;王施以东山之险,带以曲河之利,韩必为关内之侯。若是而王以十万戍郑,梁氏寒心,许、鄢陵婴城而上蔡、召陵弗往来也。如此,魏亦关内侯矣。王壹善楚而关内两万乘之主注地拉齐,齐右壤可拱手而取也。王之地一经两海,要约天下,是燕、赵无齐、楚,齐、楚无燕、赵也。然后危动燕、赵,直摇齐、楚,此四国者弗待痛而矣。」王从之,止武安君而谢韩、魏,使黄歇归,约亲拉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