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敎難

吴语维基百科,自由个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龔品梅居住个洋涇浜聖若瑟堂

九八敎難中共官方稱之爲龔品梅反革命集團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勒1950年代對時任天主敎上海敎區主敎个龔品梅等180多名天主敎神職人員、修道人員搭敎友作爲反革命集團進行鎮壓个政治案件。

背景[编辑]

1949年以後,外國傳敎士陸續畀逐出中國大陸,但是仍舊有得弗少中國天主敎主敎、神父及平信徒繼續忠於羅馬敎廷,其中包括新就任个上海敎區首任中國籍主敎龔品梅交一批神父。伊拉抵制中共政府對天主敎會个“改造”行動,拒絕勒敎會內開展所謂个“反帝愛國”等有違天主敎敎義个政治運動,弗承認由官方組織个“中國天主敎敎友愛國會”。1951年,從天津開始,中國大陸各地陸續擔天主敎敎友團體聖母軍作爲反動組織加以取締,又有一排外國傳敎士畀指控爲間諜。龔品梅以主敎身份,阻止聖母軍成員向政府登記退團,提出“弗投降、弗退讓、弗出賣”个口號。

事件經過[编辑]

1955年9月8號深夜,中共出動仔大批軍警,逮捕仔龔品梅主敎搭上海徐家匯大小修院內个神父搭修女,以及上海市个神父修女,從而關脫上海天主敎所有敎堂搭仔修會全院。據稱勒四川南路个洋涇浜聖若瑟堂主敎府內還發現了發報機、手槍等罪證。中共上海市當局雖然勒監獄,施盡各種手段,迫使龔品梅主敎屈服就範,但儕以失敗告終。末腳,伊拉就運用群眾批判鬥爭个運動來威脅龔品梅主敎。中共當局勒上海市內个一隻大體育場裏向,特地召開仔一次對龔品梅主敎舉行群眾批判鬥爭大會,並召集仔數萬上海市民來聽龔品梅主敎公開“認罪”,擔伊隻雙手反綁,主敎著仔一套寬鬆衣褲。迭位身高162公分个主敎撥推到麥克風前頭認罪。然而從龔品梅主敎嘴巴裏頭發出个,是正氣凜然个呼聲:“基督君王萬歲!敎宗萬歲!”讓在場个秘密員警大爲震驚。群眾也隔開回應:“基督君王萬歲!龔主敎萬歲!”龔品梅主敎隔開就撥拖上警車,直到1960年伊被送到法庭審判之前,再也朆露歇過面。1960年3月17號,“龔品梅反革命集團案”勒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公審。龔品梅畀指控從事“反革命活動”,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85年7月3日,龔品梅畀關押30年後,獲得假釋。1988年5月11日,龔品梅畀批准去美國治病探親。2000年龔品梅主敎勒美國康涅狄格州史坦佛市去世。

主要受難者名單[编辑]

  • 龔天爵(品梅)主敎,飲了三十三年“苦”“爵”个主敎,今天獲得了天上个“天爵”。戴上紅帽,當上主敎,以“生死勿離敎宗,勿離基督敎會”,牧養好上海、蘇州、南京三地敎友。敎宗讚揚樞機是“中國敎會高貴之子”。
  • 沈士賢神父,海外留學歸來勒上海岳陽路天主敎敎務協進會(Catholic Central Bureau簡稱C.C.B.)工作,在震旦女子文理學院任敎,博學多才,深得青年人个心。中共奪取上海前夕(1949.4),文理學院能有十位青年領洗進敎,了勿起。領洗前个考題:①敎難將來到,爲啥儂迭個辰光要進敎,勿是討苦頭喫嗎?②要領洗,把儂个血帶得來!謝宗瑤、胡美珍、胡美玉就是其中三位,而神父自己實踐了爲敎會獻出自家个鮮血,到1953年還沒判,卻死勒上海市監獄。
  • 陳哲敏神父,羅馬歸來同沈士賢神父、候之正神父一道勒C.C.B.工作,並任震旦大學倫理學搭哲學敎授,敎廷公使黎培理主敎个秘書。著有“聖而公敎會”一書批50年代个“三自”,51年在C.C.B.撥捕,60年同主敎等一道判刑,判仔20年,62年死勒安徽白湖農場,臨死前同傅鶴洲神父个一段談話今天存勒“殉道史資料室天主忠僕一書”中。神父个:“愛國運動”要交“宗敎內部問題”分清,如要有所表示,勿能混勒一道。
  • 候之正神父,四川人,搭陳哲敏、沈士賢同在C.C.B.工作,判決書中有其名,但注明已勒拉監房內病逝(新華社1960. 3.17報導)。
  • 張希斌神父,上海敎區諮議員,主敎个幫手,在上海敎區敎難中神父个言論起了大作用,並引導許多知識份子認識真理。在60年龔品梅一案中,三位神父(張希斌、陳哲敏、朱樹德)“沒有悔罪表現”,用“罪行重大”。判刑20年。
  • 傅鶴洲神父,上海敎區諮議員,主敎个好幫手,得力助手。神父有經濟頭腦,善理財,負責全敎區个房地產搭敎區財務。判15年送安徽白湖,刑滿後1981年11月19日再撥捕。五十年代主敎要調傅神父來洋涇浜主敎府,神父早已話歇箇是喫“官司”个位子,我絕對服從主敎,我去了。神父頭腦清,有聰敏之恩,在敎難初期有功于上海敎區,1960年檢察院說;傅鶴洲一貫替龔品梅出“壞點子”。
  • 張伯達神父,上海敎區第一位捍衛“敎會聖統”殉道个耶穌會士,給中國个神父們開了一扇殉道之門,敎區个勝利。1951年伯達神父在會上提出讓中國天主敎主敎團擬出一份方案供雙方研究,說得合情合理,8月9日个逮捕下獄顯得勿合情理,11月11日慘死提籃橋監獄是個“勿明”“勿白”,但有一天會彰顯天主个公義。
  • 王仁生神父,同張伯達神父勒華東私校敎育會議上捍衛敎會聖統,明確表態个兩位耶穌會士,1953年7月7日夜同陳天祥神父,蔡石方神父,傅鶴洲神父一道撥捕。仁生神父1960年3月7日公審判決後送安徽長江邊荻港,11月腿腫進病房,12月20日病重行傅油禮,22日半夜去世。”
  • 朱樹德神父,1949年10月19日樹德神父奉耶穌會總會長之命“去中國”,從巴黎飛到香港,“…出大陸進香港个人,勿計其數,但出香港進大陸个,恐怕衹我一家頭,回上海幹什麼?我確是天字第一號大戆大!不,我是神父,我是要回去,我代表耶穌基督个敎會,我勒何裏,敎會便勒何裏。我留勒上海,叫共產黨曉得天主敎還存在著。”(家信)到上海樹德神父當了震旦大學公敎學生个神師,伊勒震旦放了第一把看勿見个火,“敎理之火”燒了起來蔓延到整個上海个院校,全敎區從小朋友到大學生儕活躍起來,靈魂活躍起來,信德活躍起來,敎區活躍起來,作了全國敎區个榜樣。
  • 陳天祥神父,諮議員、耶穌會長秘書。判決後送往江西馬檔,有朱雪帆副主敎、朱洪聲、陳天祥、陳雲棠、蔡石方等神父。天祥神父勒江西水牢中著有“獄中之歌”歌詞:主要我生,誰能死我?主要我歸,誰能留我?在1951年11月13日龔主敎與耶穌會格會長帶領全體神父、修士、敎友替張伯達神父勒君王堂舉行追思彌撒,伯達神父是殉道死个,主禮神父穿个是紅色祭披,由陳天祥神父證道,證道最後一句是箇浪个:“我伲應該走个道路,敬愛个伯達神父已走撥我伲看了,我伲再嘸沒遲疑个可能,生路衹有一條,就是跟伯達神父走上苦難个加爾瓦略山。”50年代已有好幾位神父、敎友像伯達神父一樣死勒監獄裏。
  • 吳應楓神父,1953年个聖誕夜,三自革新分子混勒敎友當中存心干擾子時彌撒要領聖體,勒虹口聖心堂,領聖體前吳應楓神父果斷向全堂敎友宣佈:我現在向在場个三自革新分子講清爽請汝勿自動上前領聖體,否則幫我拖出去。神父个威嚴正氣使全堂敎友熱心望好箇台子夜彌撒。又撥我伲上了一課,革新个敎友爲啥勿能領聖體?──神父聖名若瑟,堅振聖名若望,“九八”夜撥捕,判15年,送安徽白茅嶺,因體力勿支,死於1977年8月,是年78歲。
  • 蔡石方神父,上海敎友牢多歡喜聽神父个道理,勒伊個年代上海敎區輪值堂口每主日下午聖體降福前个敎理講座,聽道理个敎友正是人山人海來形容,敎區有好牧人領導,敎區有博學多才又有聖德个神父作靈修指導,上海个敎友是真熱心,能經歷50多年勿變保持到今天,儘管神父們一一走了。
  • 朱洪聲神父,朱洪聲神父14歲隨叔父朱開敏主敎(第一批六位中國主敎之一)前去比利時,法國,愛爾蘭,美國,1947年回上海任徐匯中學敎務主任,1951年敎會學堂畀沒收調上海君王堂,受青年愛戴,“九八”撥捕,1960年判15年,1981年11月19日再捕再判15年,1993年2月上海中級人民法院宣佈撤銷原判,恢復公民權,7月6日魂歸天國。
  • 陳雲棠神父,逮捕前爲徐匯小修院院長,後任聖伯多祿堂院長,爲堂口敎友每月領月省,組織領導老年敎友个敎理班,堂口生氣勃勃。判12年,同陳天祥、蔡石方、朱洪聲、朱副主敎同在江西馬檔勞改。
  • 沈百順神父,耶穌會士,熱心孝愛聖母个神父,爲忠於敎宗、忠於敎會,伊比他人走得勿同──逮捕-釋放-再逮捕-再釋放-又逮捕-勿再釋放死勒上海監獄。
  • 嚴蘊梁神父,“聖母神父”,上海敎友箇浪稱呼特別熱心孝愛聖母个嚴蘊梁神父,內修深蘊,聖德卓著,博學多才,五十年代任徐匯修院神師,主編神修文庫,翻譯聖經(上海敎友用个新經.上.四福音),給中國敎會帶來豐富个靈修食糧。“九八”同主敎一起撥捕,三十年監獄生活,把基督个愛帶給了周圍个人。著有“與造物八日游”“福音中个聖母像”“玫瑰集”“苦路集”“方尖碑”搭自傳“遊子吟”…等。
  • 陸達源神父 1950年由龔主敎祝聖爲神父,後在修院敎文學及翻譯,1955年撥捕,一年後獲釋,勿久再入獄長達二十一年,1990年移民加拿大,1991年罹患血癌去世。
  • 李季才神父 “九八”入獄,判五年,留場勞動改造過了五個五年。釋放後回離佘山勿遠个九裏亭家,時神父已患有肝癌,鄰近鄉村敎友十分愛戴兩位神父,哥哥李仲安神父,妹妹是仁愛會修女。
  • 朱者赤神父,逮捕後勿久死勒上海監獄。
  • 朱雪帆副主敎,聖名西爾物斯德肋,1902年生於上海,1955年12月撥捕,1960年3月17日撥判十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後解往江西馬檔,期滿送上饒,由於年老體弱,生病在床無人照顧,病死勞改營。
  • 王方、章獻猷、陳西、馬鳳祥、張維翰、郭學敬、秦士元、沈樂天…神父、朱菊初修士、俞祥琨修士、沈多才先生、張登義先生、饒克安先生、金鐸先生、姚天聲、葉兆綸(十四歲少年)、史獻芝修女、周淑英修女、沈梨霞、張玉琴、朱雅寶、張茵秋…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