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经

来自 吴语维基百科
蹦到: 导航搜寻

阿含梵文巴利文āgama),也叫阿鋡阿含暮阿笈摩,是部派佛教根本经典。汉译四部《阿含经》是来公元四至五世纪辰光天竺或者西域来中华个高僧诵出翻译个,“四阿含”常作为部派佛教经藏个别称。

汉译阿含经搭南传巴利语记录个《尼柯耶》(Nikaya)有著对应关系。现代原始佛教研究者重建佛陀本初教义辰光也用阿含经作为基础之一。

释名[编辑]

梵语Agama是由彼而此,“来”或“去”个意思,所以古代拿阿含翻译成“趣”搭“归”,是“展转传来”,有传授传承个意思,如《瑜伽师地论》卷八十五:“如是四种,师弟展转传来于今;由此道理,是故说名阿笈摩 。”《善见律毘婆沙》卷一:“容受聚集义,名阿含。如修多罗说:‘佛告诸比丘:我于三界中,不见一阿含,如畜生阿含,纯是众生聚集处也。’”

僧肇《长阿含经序》说:“阿含。秦言法归。法归者。盖是万善之渊府。总持之林苑。其为典也。……道无不由。法无不在。譬彼巨海。百川所归。故以法归为名。”《翻译名义集》拿“阿含”翻译成“无比法”或“教”,意思是“法之最上者也”。

传译[编辑]

全本[编辑]

单行本[编辑]

大正藏·阿含部》里向有弗得了阿含经个单经译本。

起源[编辑]

释迦牟尼八十岁辰光[1]毗舍离城坐雨安居[2],宣布要来三个月后般涅槃[3],后歇来来拘尸那罗城旁边个娑罗双树当中般涅槃;摩诃迦叶尊者来佛陀入灭七天后从波婆城(Pāvā)来此地个路上听说伊件事体[4]赶到主持著荼毘。诸律藏记载因有比丘说来佛陀入灭过后就好瞎乱兜[5]摩诃迦叶尊者(Mahā-kāśyapa)挑选五百阿罗汉到王舍城坐雨安居,来勒摩揭陀国阿闍世王王舍城毘婆罗山侧七叶窟[6]前头造个讲堂结集,史称“五百结集”或“第一结集”,箇是佛教各部派个相同记载,但所传具体过程不尽相同。

来第一届结集辰光,摩诃迦叶尊者作为上座之一[7]主持合诵,优婆离尊者(Upali)诵出律,阿难尊者(Ānanda)诵出释迦牟尼佛所说之“经”(修多罗),分为五大部阿含,形成著各部派所传《阿含经》个共同基础。除杂藏外四部《阿含经》个次序为长、中、杂、增一。另据晚出个《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杂事》,次序为杂、长、中、增一,而《瑜伽师地论》为杂、中、长、增一。[8]还有《增一阿含经·序品》搭《大智度论》里向个次序为增一、中、长、杂。[9]

内容[编辑]

阿含经是一种言行录体裁个书籍,记录佛搭佗个徒弟个修道搭传教活动言行,还包括印度社会风俗等内容。论及佛教个基本教义如四谛四念处八正道十二因缘十二分教无常无我五蕴四禅四证净轮迴、善恶报应等观点。一脚畀部派佛教各部派视为经典。

南北对照[编辑]

南传上座部巴利文尼柯耶经典,属于分别说系赤铜鍱部个《经藏》(Suttapiṭaka),分为五部:1.《长部》(Dīgha-nikāya);2.《中部》(Majjhima-nikāya);3.《相应部》(Saṃyutta-nikāya);4.《增支部》(Aṇguttara-nikāya);5.《小部》(Khuddaka-nikāya)。其中《小部》个内容,锡兰、缅甸所传个部类,稍微有点出入。

汉译个《长阿含经》,搭巴利文五部尼柯耶里向个《长部》相当。汉译个《中阿含经》,搭《中部》相当。汉译个《杂阿含经》,搭《相应部》相当;汉译个《别译杂阿含经》,搭《相应部》个“有偈品”等相当。汉译个《增壹阿含经》,搭《增支部》相当。[10]

汉传个四阿含里向,相当于《小部》个杂藏并呒不独立译出,而是分散译出。

对照表[编辑]

巴利文五部尼柯耶 汉译四阿含[11]
长部》共三十四经 长阿含经》共廿二卷三十经(法藏部所传)
中部》共一五二经 中阿含经》共六十卷二二二经(说一切有部某派所传)
相应部》共五十六相应二八七五经 杂阿含经》存四十八卷一三五九经(根本说一切有部所传)
别译杂阿含经》存十六卷三六四经(作兴为法藏部所传)
增支部》共一法乃至十一法 增一阿含经》共五十一卷四八一经(作兴为大众部末派所传)
小部》共十五部 杂藏:《法句经》《义足经》《本事经》《本生经》等

历史影响[编辑]

据考证已知最早个汉译佛经是汉明帝辰光翻译个《四十二章经》,其内容是阿含个一部分。中国从隋唐以来,学佛个人只学大乘佛教,拿它看成低下个小乘佛教Hīnayāna)经典[12]。《阿含经》弗受重视千年之久,此外学者称其卷帙繁浩、篇章重复、辞语连犿,或译文拙涩[13]、辞义难解,导致读者望文生厌[14]。十八世纪末受欧美学者重视《巴利三藏》个影响,《阿含经》重获地位,日本学者甚为重视。

现代重估[编辑]

近现代佛教史学者重新定位《阿含经》为佛教原始经典,弗再用“小乘经典”称谓。现代研究者来四阿含经里向特别推重其中“相应教”部分,即部派时期北方说一切有部所集成个《杂阿含经》搭南方分别说部所集成个《相应部》,近现代学者认为作为二者来源个共同原始诵本来第一届集结辰光就已经基本完成[15];而拿《中阿含经》《长阿含经》《增一阿含经》个正式集成,确立为弗晚于佛灭百年后来毘舍离进行个“第二届结集[16],此后四部《阿含经》陆续系统地经过整理,进入著部派分化个“部派佛教”时期。大概来公元前一世纪写成文字。

相关内容[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长阿含经·游行经》:“吾已老矣。年粗八十。”
  2. 长部·大般涅槃经》:“时,世尊与大比丘众俱,往赴竹林村,至已,世尊住于竹林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曰:‘诸比丘!汝等各自行往毘舍离近处,于朋友、知识或知己之处雨安居。我亦当在此竹林村入雨安居。’诸比丘应诺世尊:‘唯然,世尊。’而往毘舍离之近处,于朋友、知识或知己之处入雨安居。世尊亦于竹林村入雨安居。世尊于此入雨安居时,忽患激痛之痢病,几乎近于绝命。”
  3. 《长部·大般涅槃经》:“尔时,世尊与尊者往赴大林重阁讲堂。至已,告尊者阿难曰:‘阿难!汝往告凡住毘舍离附近之诸比丘皆集于讲堂。’……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曰:‘诸比丘!我告汝等,诸行是因缘和合法,皆归老朽坏灭,当精进不放逸。不久如来当般涅槃,三个月后,如来则般涅槃。’”
  4. 《长部·大般涅槃经》:“其时,尊者摩诃迦叶,与五百大比丘众俱,由波婆进行至拘夷那竭之大道。其后尊者摩诃迦叶退出道路,于树下坐。其时,有一邪命外道,持曼陀罗华,由拘夷那竭进行至波婆之大道。尊者摩诃迦叶遥见邪命外道向彼行来,见彼邪命外道,如是言曰:‘友!知我等之导师耶?’‘实然,友,我知。由今之七日前,沙门瞿昙般涅槃矣。以是因缘,我得持来此曼陀罗华。’……尔时,尊者摩诃迦叶诸往拘夷那竭之天冠寺末罗族庙。……如是尊者摩诃迦叶与五百比丘众俱,顶礼已毕,世尊之香积不点自燃。”
  5. 《长阿含经·游行经》:“时。彼众中有释种子。字拔难陀。止诸比丘言。汝等勿忧。世尊灭度。我得自在。彼者常言。当应行是。不应行是。自今已后。随我所为。”
  6. 杂阿含经·一〇九一经》:一时。佛住王舍城毘婆罗山七叶树林石室中。时。有尊者瞿低迦。住王舍城仙人山侧黑石室中。独一思惟。不放逸行。修自饶益。时受意解脱身作证。数数退转。一.二.三.四.五.六反退。还复得。时受意解脱身作证。寻复退转。彼尊者瞿低迦作是念。我独一静处思惟。不放逸行。精勤修习。以自饶益。时受意解脱身作证。而复数数退转。乃至六反。犹复退转。我今当以刀自杀。莫令第七退转。
  7. 摩诃僧祇律》:“时尊者大迦叶为第一上座。第二上座名那头卢。第三上座名优波那头卢。”
  8. 瑜伽师地论》:如是一切粗略标举能说所说及所为说。即彼一切事相应教间厕鸠集。是故说名杂阿笈摩。即彼相应教。复以馀相处中而说。是故说名中阿笈摩。即彼相应教。更以馀相广长而说。是故说名长阿笈摩。即彼相应教更以一二三等渐增分数道理而说。是故说名增一阿笈摩。如是四种师弟展转传来于今。
  9. 增一阿含经·序品》:时阿难说经无量。谁能备具为一聚。我今当为作三分。造立十经为一偈。契经一分律二分。阿毘昙经复三分。过去三佛皆三分。契经律法为三藏。契经今当分四段。次名增一二名中。三名曰长多璎珞。杂经在后为四分。
  10. (中文)渥德尔,王世安(2000-1).《印度佛教史》.商务印书馆,13.ISBN 9787100026826 
  11. 窥基妙法莲华经玄赞》:“且古经论宗致极多。旧四阿含及僧祇律大众部。三弥帝论上座部义。舍利弗阿毘昙.梵网六十二见经正量部义。四分律是法藏部义。”
  12. 汉传佛教梵网经》:“若佛子。心背大乘常住经律。言非佛说。而受持二乘声闻外道恶见一切禁戒邪见经律者。犯轻垢罪。”“若佛子。自佛弟子及外道人。六亲一切善知识。应一一教受持大乘经律。应教解义理。使发菩提心十发心十长养心十金刚心。三十心中一一解其次第法用。而菩萨以恶心瞋心。横二乘声闻经律外道邪见论等。犯轻垢罪。”“若佛子。有佛经律大乘正法正见正性正法身而不能勤学修习而捨七宝。反邪见二乘外道俗典。阿毘昙杂论书记。是断佛性障道因缘。非行菩萨道。若故作者。犯轻垢罪。”
  13. 梁启超《说四阿含》:“增研究阿含之必要且有益既如此,但阿含研究之所以不普及者,亦有数原因:一、卷帙浩繁。二、篇章重複。四含中有彼此互相重複者,有一部之中前后重複者,大约释尊同一段话,在四含中平均总是三见或四见,文句皆有小小同异。三、辞语连犿。吾辈读阿含,可想见当时印度人言语之繁重。盖每说一义,恆从正面反面以同一辞句翻覆诠释,且问答之际,恒彼此互牒前言。故往往三四千字之文,不独所诠之义仅一两点,乃至辞语亦足有十数句,读者稍粗心,几不审何者为正文,何者为衬语?故极容易生厌。四、译文拙澁。增中二含,杀青于戎马之中。中虽再治,增犹旧贯。文义之间,译者已自觉不惬。长杂晚出,稍胜前作,然要皆当译业草创时代,译人之天才及素养,皆不逮后贤,且所用术语,多经后贤改订,渐成殭废,故读之益觉诘为病。”
  14. 叶文绮,《解深入密:指引经典入门的〈中国佛教经典宝藏〉》
  15. 印顺《杂阿含经部类之整编》:“四阿含经,一向以为是同时集成的,但在近代研究中,虽意见不完全一致,而同认为成立是有先后的。关于四阿含经集成的先后,‘瑜伽论摄事分’中,意外的保存了古代的结集传说,启示了一项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四阿含是以‘杂阿含经’为根本的。”印顺《杂阿含经论会编(上)》自序:“‘杂阿含经’(即‘相应阿含’,‘相应部’),是佛教界早期结集的圣典,代表了释尊在世时期的佛法实态。佛法是简要的,平实中正的,以修行为主,依世间而觉悟世间,实现出世的理想──涅槃。在流传世间的佛教圣典中,这是教法的根源,后来的部派分化,甚至大乘“中观”与“瑜伽”的深义,都可以从本经而发见其渊源。这应该是每一位修学佛法者所应该阅读探究的圣典。”
  16. 圣严《印度佛教史》:“四阿含的类集成编,时地虽不详,但依各派均共许四阿含为原始圣典的情形来判断,其成立当在七百结集之前,唯亦未必即是第一次结集时就已出现。从四《阿含经》的内容推定,《杂阿含经》最先,其次《中阿含经》,再次《长阿含经》及《增一阿含经》;因其凡一事而并见于四《阿含经》中的,《杂阿含经》叙述,简洁平澹,《中阿含经》犹相近,到了《长阿含经》及《增一阿含经》,便化简洁为漫长,变平澹成瑰奇了。《杂阿含经》是将佛世的法义,化繁为简,做提纲挈领的摘要,到后来,便又将那些纲领,化简为繁,敷演成为组织性及辩论性、思惟性的作品,似乎这也算是恢复原貌的工作,于对外弘化的效能而言,是有必要的。”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里向有关个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