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异读

来自 吴语维基百科
蹦到: 导航搜寻

概述[编辑]

文白异读呢是汉语方言个一种特有个现象,有星汉字勒方言当中有两种读音。一种是读书识字辰光用个读音,叫文读,又叫读书音文言音字音;还有一种是平常讲闲话辰光用个读音,叫白读,又叫说话音白话音话音。勒拉有星方言里,同一个字勒弗一样个词里向、弗一样个用场辰光有两样个读法,像吴语苏州闲话里,勒口语里,“闻”字单用表示“闻味道”呢就读[mən],该个是“白读”;勒有星书面词语譬如“新闻”里向就读[vən],搿是文读。又像“人”勒单用辰光读[ɲɪn],是白读;勒“人民”当中,读[zən],是文读。

要注意个是,文白异读搭多音字是两个概念。文白异读是指一个字由于方言个影响,勒方言里向读书搭平时讲言话个发音两样;而多音字呢是来历弗一样,意思弗一样个一个字有不同个读音,俚搭方言呒啥特别个关系。

文白异读个来源[编辑]

一般性认为,文白异读是北方官话长期渗透到南方闲话当中个结果。主要个依据是北方言话文白异读个现象比较少,而南方言话则相对比较多。

文白异读顶顶普遍个特点是,文读一般性比较接近官方标准语。当然,该个“官方标准语”跟牢时代个弗同又有所变化,因此交关多方言里向个文白异读还不罢一个层次。有星比较老个文读音覆盖仔老个白读音,成为新白读音,同时又登近世官话里向吸收新个文读音,形成新一层次个文白异读。

上海闲话里向“大衣”个“大”念[da],是文读,接近普通闲话,“大人”个“大”念做[du],是白读。而上海闲话里向“家”读[ka],是比较近古个文读,覆盖仔原来个白读[ko],现在成为白读,搭加二新个文读[ʨɪa]形成文白异读个对立。

文白异读个使用范围[编辑]

一般来讲,方言底层词汇常用词汇多数是白读,而普通闲话里向来个词了书面语了科学术语了成语了啥一般多数是文读。

有星词当中,甚至有个字文读,有个字白读,像苏白“大学”,大用文读[da],而“学”用白读[ɦoʔ]。

勒弗同个人群里向,文白异读个现象也弗一样。一般来讲,旧时教育水平高个人,文词用得多,文读也就用得较多;而现在教育水平高个年轻人嘴里向,出现交关多新文读,主要是普通话词,甚至出现方言直接夹杂普通话个情况。

来弗一样个环境里向,文白异读也弗一样。正式场合像作报告了啥多用文读,日常生活多用白读。

勒同一个方言个弗一样个口音里向,文白异读也弗一样,譬如讲闽南言话里向个“大学”,勒厦门乃,两个字侪是白读(toa-oh),勒台湾通行腔里向,侪是文读(tai-hok)。

文白异读除脱上头讲个弗一样场合使用个作用之外,还有区别近音词义个作用。

另外,文白异读并弗是总归好相互替换的,实际浪多数语境下底个替换是弗来三个。有星词,一般只用白读,像“学堂”;有星词呢齐巧反过来,譬如“人民”。个是弗跟牢场合或人群而变个,里向有一套成规,当然现在有星新个发展趋势。

参考文献[编辑]

搭界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